老韩你快冲他乐一个

爱韩叶爱生命
凹凸小号:http://shinngurenn.lofter.com/

 

[韩叶/单方性转]良辰吉日 21

*叶修单方性转注意

还是没完结(。

—————————————————————————————————————————
21

老顾客们照常来到兴欣网吧门口,却感觉今天哪里有点不太对头。

忙的成天不见人的陈果陈老板抹了亮眼的口红,穿着红艳艳的无袖旗袍,严阵以待地守在门口,像个亮了灯泡的红灯笼。旁边站着把头发扎成马尾的包荣兴,端着碗泡面左顾右盼,好像在等什么。

老顾客战战兢兢地走近,陈果的眼刀刷的一下射过来。

“陈老板,你今儿还做生意吗?”他往里张望,网吧内一排排机箱前空空如也。

陈果没心思地挥挥手:“今天不开业,去对面吧。”

奇了,还有陈老板不开业的时候,老顾客啧啧称奇,刚想问问到底怎么了,就见包荣兴把泡面汤往他身边的垃圾桶里一投,高声叫:

“老板娘,大哥来接人了!”

陈果闻言转头,街角远远露出几个漆黑的车顶,长长的车队开入长街,队伍最前方的白色敞篷跑车低速驶来,阳光闪亮,打在车前盖上,充满了内敛的土豪气息。

老顾客数了数,暗暗惊异这是哪家的富二代要去迎娶哪家的白富美,白车越开越慢,越开越慢,最后停在了他的脚边。

陈果愣在原地,眼都直了。

“乖乖……这就是劳斯莱斯啊。”她用眼神把白色敞篷摸了个遍,露出个不可言喻的微妙表情。

包荣兴站在一旁数车队,从一二三四五数到五四三二一,车队占据着一条车道,长身宽肩的黑色轿车从门口一直排到道路尽头。

为首的白色跑车车门一抬,踏下来一条被黑色西裤包裹的长腿。下车的人身材高大,宽肩撑起西服两侧隆起的肩缝,带着墨镜的韩文清几步走到陈果跟前,摘下眼睛对她问候了一声。

旁边的老顾客傻眼了,眼睁睁地看着老板娘状似平静地与那人聊着家常,后面紧随的几辆车内陆续走下来四人,都是一身黑装黑镜打扮,刘海后甩走路带风,几步路走的酷炫狂霸拽。

他忍不住后退了两步,还是乖乖去对面上网好了……

张佳乐系着条风骚的牡丹纹领带,和张新杰、林敬言三个站到韩文清身后。他左瞅瞅右看看,低声对张新杰说:“这还是我第一次跟着别人来接亲诶,有点紧张。”

林敬言站在一边,“而且这接的是叶修,多么值得记忆的一天。”

他说着抬头,不巧看见屋内楼梯上几个猥琐的身影。方锐和魏琛弯着腰,站在二楼楼梯口不知在做什么,见林敬言看过来还同步地向他挥了挥手。

“我真觉着老韩这次进了狼窝。”张佳乐看着深不可测的兴欣大门,脑补了几条网上看来的新郎问答,忍不住想象起韩文清捧着张纸大声朗读“老婆大人三条准则”的样子。

林敬言回想了一下方锐刚才的神色,暗自替韩文清祈祷了三秒。

陈果努力保持着平静的面部表情,与韩文清对话了几个来回。

“陈老板好。”

“韩队长好,几位大神都好。”

“叶修在里面?”

“在。”

“那我进去了?”

“行……”陈果下意思答,猛地反应过来自己就是把门的第一关,韩文清已经转身往屋内走,却被一个高大的身影挡住了。

包子身穿制服小马甲,高个儿长腿十分帅气。他神气地赌在门口,用下巴俯视韩文清。

包子!靠谱!陈果冲他比了个点赞手。

没等陈果说话,包子拍拍胸膛,开口了:“你还没成我大哥,不能进!想娶老大先过我们这关!”他不知从哪捞出块砖。

陈果:“……”

这是想干架,霸图四人挽了挽袖子。

陈果踮脚捂包子的嘴,“不不不不韩队,没这么复杂,就几个问题,这是传统,传统!”见韩文清又把袖子放下,她松了口气。

陈果拍两下手,包子把砖头一扔,从胸口袋里掏出张纸。

“接下来是老大三十问。”包子一本正经。

看他一时半会没有要问完的样子,韩文清有点脱力地摘了墨镜,往额头上一托。

“你问吧。”

包子的老大三十问无非是些叶修的基本信息,年龄多大啊生日啥时啊操作角色是什么等等,霸图几人答的你前我后,活脱脱像回答抢答题。

过了没几分钟,包子把白纸揉成团揣兜里,让开门在一边站直,右手做了个请的手势。

“大哥和他的小弟们。”他深沉,“你们里面请。”

“谁是他小弟啊!”张佳乐炸。

陈果捂脸,这可能又是什么街头帮会的奇怪礼仪,她招呼四人进去,并悄悄提醒道:“里面的问题更丧心病狂,你们做好心理准备。”

霸图F4:“……”

韩文清率先上了楼梯,张新杰和张佳乐紧随其后,林敬言走在最后,开始默默发红包。

兴欣训练室里没人,方锐和魏琛表情微妙地站在里屋门口。

“贵客们好,咱兴欣地方小,走路小心脚下。“方锐挤眉弄眼。

韩文清脚步一停。

“方锐你少说这些没用的!”张佳乐两级两级地上楼梯,走到韩文清身前,“老叶呢?你们藏哪儿了,就知道你们有什么丧心病——我去!”他被什么一拌,以头抢地摔在二楼地板上,咚地一声。

“诶好——新婚吉日一拜一扣,吉利,吉利。”魏琛搓手,“大家都不愿意磕啊,老夫只好出此下策,小张辛苦辛苦。”

头上一片红印的张佳乐站起来,打算和他俩玩命。
“正事儿!说正事儿!!”魏琛抱头,“打我们多浪费时间啊还想不想接新娘子了!”

“就是!”方锐躲在椅子后面义正词严。

韩文清无语地看着屋子里的幺蛾子,把张佳乐揪回来拎给张新杰,“你说。”

方锐爬起来拍拍袖子。拍了拍挂着大大喜字的里屋房门,笑容猥琐。

“老叶就在里头,想进吗,过了我们这关啊~”

苏沐橙整了整叶修的后发,化妆师站在叶修面前,拿着粉扑给她啪啪啪啪地补妆。

叶修眨巴眨巴假睫毛,还是忍不住上手把那厚厚一层揭了下来。


化妆师拍她手,“怎么又摘了!”


“……不舒服。”


“不戴不漂亮,一会我给你安上,乖。”


“……”


叶修坐在屋里一动不动上了一上午妆,感觉自己快不行了了。


“沐橙……”叶修声嘶力竭,“我快被,束腰,勒死了。”


苏沐橙摸了摸叶修流畅的腰部线条,“不束腰你穿不进去婚纱啊。”


“都怪老韩买的号不对。”叶修痛苦。


穿着婚纱拍照已经是她的极限了,她可没勇气在联盟那帮人面前穿这玩意。拍照时的婚纱已经到了租期还回去,叶修又早早回到H市,本觉得自己逃过一劫,没有她的尺码,韩文清再怎么丧病也不会抱着自己买的婚纱飞过来吧?


然后韩文清真的抱着自己买的婚纱飞过来了。


叶修深吸了一口气把腹部收紧,韩文清靠眼力估的尺码总会有偏差,叶修想象了一下韩文清一个大男人站在长裙堆里认真挑样式的模样,心情稍微好了一点。


化妆师大发慈悲地没有再给她贴上假睫毛,叶修虚脱地摊在椅子上,有气无力。


“韩文清怎么还没来。”她抖完左腿抖右腿,然后双腿一起抖。


“估计被外面几个人的问题拦住了吧。”苏沐橙答。


叶修拿起那张列着问题的复印纸看了两眼,“老魏和猥琐方又搞出什么问题了……我去这什么玩意哈哈哈哈哈哈哈!”


想起脸上刚化的妆,叶修赶紧合上嘴,憋笑憋得两肩乱颤。


门外一阵吵闹,响起了张佳乐的声音,然后是咚的一声。


叶修侧耳,门隔音效果并不好,门外的一声一响都听得清楚。

“听起来是张佳乐摔了。”叶修挺可惜的摇头,“够倒霉的,怎么不是老韩摔。”

“来,韩队,先做十个俯卧撑!你们老几位也别愣着啊,跟着做啊。”方锐的声音响起。

韩文清声音疑惑:“十个?”

“嫌少啊?还能加。”方锐真诚。

魏琛不知拿出个什么递给了韩文清,“来小韩,把这个放地板上,做一个,mua一下,你懂得。”

外边一阵沉默,然后是衣料摩擦的声音。

张新杰看着韩文清做俯卧撑,有一丝后悔自己为什么忘了带相机。
倒不是想拍队长做俯卧撑....他听着旁边的张佳乐一会啊一声,一会哦一声,又看了看不知什么时候凑到方锐跟前的林敬言,只好再转头看着韩文清铁青着脸俯身挺身。
魏琛给他的是一张叶修的半身照,看上去是登记战队身份信息时用的,照片上叶修普通地披着头发,嘴角若有似无的地上挑。
魏琛把照片放在了他脸正下方。
韩文清每一个俯身,都要让嘴唇碰到相片,魏琛蹲在旁边数数,顺便拍手鼓励。
“一个MUA!”
“哎呦两个MUA!好样的!”
“三个...诶这不行你刚没亲着,不算啊不算。”

叶修听着外面的动静坐立不安。
“我现在能出去了不,我想围观老韩。”她捉急。
“不行。”苏沐橙嘟嘴,把叶修推回椅子上坐着,“还没到重头戏呢。”
“什么......”
“韩文清同志。”门外方锐一本正经地声音打断了她,“最后一个考验给我们老叶——”他故意压低声音。
苏沐橙冲叶修眨眨眼睛,叶修疑惑地把耳朵凑近了房门。

门外沉默了一会。
“嘘!那边窗户里亮起的是什么光?哦,那是东方。”
叶修:“......”什么玩意?
韩文清像读课文一样:“朱丽......叶修就是太阳,……我的爱!但愿她明白我的爱。哦,她欲言又止,可她的眼睛已泄露了她心中的秘密。”
罗密欧与茱丽叶....叶修捂肚子。

“让我去回应她。不,还是不要太鲁莽,她并非对我说话。”

“她脸上的光辉将使星光暗淡、她在天上的眼睛定会在天河中大放光芒。”
叶修放轻了动作。

方锐和林敬言咬耳朵:“没想到老韩朗读功力还挺强。”
“那是。”林敬言回:“霸图每季度举行的诗朗诵都是他第一。”
“你们霸图好风雅...”
“顺便一说,韩文清的保留诗歌是——”

“但愿我是那纤手上的一只手套,好让我亲吻她脸上的芬芳。”韩文清最后一个字话音未落,房门倏地打开了,叶修一身纯白,蓬松裙摆坠地,微笑地看他。
霸图几人不可思议地瞪大双眼,张佳乐把墨镜推了起来。
“来韩文清,”叶修招手,“来亲我脸上的芬芳。”
“滚。”韩文清笑,上前两步把叶修打横抱起,埋进她侧颈深深呼吸一口气。
叶修痒的歪头,还不忘了问两句。
“香吗?”
“一股香水味。”
“那就是了,我就说今天我很芬芳的。”
“没你本来好闻。”
“......”
“揽我脖子,咱们下楼了。”

方锐啧啧啧地看着韩文清走远,“老林,韩文清保留诗歌是不是罗密欧与朱丽叶?”

“不是,”林敬言摇头。
“不是啊?”
“是‘霸图人有霸图魂'。”
“......”

门口的叶修被狂霸酷炫的车队吓呆了。
“卧槽,这哪里来的,”她指韩文清,“你不是辆悍马吗。”
韩文清耸肩,示意叶修往前看。
一辆漆黑跑车的车窗沉下来,露出一张叶修很熟悉的脸。
孙哲平吹了声口哨:“不错呀老叶,我真没看出来。韩文清,”他点赞,“好眼光。”
叶修:“......”
“上车啊愣着干什么。”孙哲平大手一挥,“车队我早包了。”
叶修觉得这个全是壕的职业联盟不能好了。

tbc.
—————————————————————
下章一定婚礼,真的(。

顺便在文下问问,等全文完结了我想和朋友把良辰吉日印本,有人对本有兴趣吗?
如果有一点兴趣请下方留言,大概印的不多,看人数开通贩,大家都没兴趣的话我就自己印了垫馄饨吃ˊ_>ˋ(。

  560 60
评论(60)
热度(560)

© 老韩你快冲他乐一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