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韩你快冲他乐一个

爱韩叶爱生命
凹凸小号:http://shinngurenn.lofter.com/

 

[韩叶\单方性转]良辰吉日 09

*叶修性转注意

*女孩子的生理期注意…(

*没有什么剧情,请轻松观看!

*每次我都要凑上三个人来围观,这是什么病(
……………………………………………………………………………………………………………

09


夏日午后,蝉鸣不断。

张新杰和王杰希正坐在酒店大厅里下象棋。

王杰希双眉紧锁,把手下的卒往前推了一步。

张新杰眼镜上反光一闪。

他刚伸出手,就听见旁边观战的方士谦“妈呀”的呼了一声,一把招呼到棋盘上,棋子被打飞老远。

张新杰盯着那幅被毁掉的棋盘看了好一阵,平静地抬头,看见方士谦惊愕的眼神 。

“刚进门的是韩文清和叶秋吧?”



叶修有气无力地窝在韩文清怀里睁了睁眼睛,用气音儿指挥:“哎到了啊…左转左转左转…就四楼第一个门…”她抹了把额头上的冷汗 。

韩文清抱着人走进电梯,按下了四层。还没等门关上,电梯里又挤进来三个人。

王杰希咳了一声,方士谦摸了摸下巴,两人和韩文清面面相觑,互看了几秒钟。

最后还是张新杰托了托镜框问:“叶秋前辈这是怎么了?”他想了想,还是没说出嫂子俩字。

韩文清低头看了看明显没劲听他们对话的叶修。

“不知道。”他皱着眉头说,叶修当时遮遮掩掩的态度让他不太高兴。

王杰希这时已经盯着叶修看了一会,听到韩文清说不知道,这才斟酌着开了口:

“叶秋前辈该不会是…”

方士谦一脸八卦的看过来,叶修则突然转头看了王杰希一眼。

“老王。”叶修一副说话都费尽体力的样子:“明白人…不多说…”

“嗯。”王杰希深以为然地点头 ,叶修给了他一个赞的表情。
韩文清看着叶修一副躺尸的样子,忍住了没把她摔地下。

“到底怎么了?”方士谦不明所以,他满脸问号的看向一直没说话的张新杰。

“叶秋前辈生理痛。”张新杰推了推眼镜秒答。

方士谦:“…啊?”

王杰希这才大呼一口气,如释重负:“是这样。”

叶修:“……”

叶修冲张新杰比了个中指,张新杰深藏功与名地转移了视线。



电梯嘀地响了一声,在四楼停下了。韩文清抱着装死的叶修走出电梯,后面跟着排火车似的王杰希方士谦和张新杰。

叶修在韩文清刷房卡开门的时候挣扎着趴到他肩膀上,冲后面三个人挥手。

“都跟着干嘛呢,去去去玩你们自己的去。”叶修赶苍蝇似的抖了抖手指。

韩文清却说话了:“王队,麻烦你和新杰一会留下。”

王杰希点头。

张新杰点头。

方士谦:“嗯?”

方士谦:“我呢?”

终于用一只手打开门的韩文清回头和叶修一起看了他一眼,眼神都带着点微妙。

方士谦:“……”

方士谦内心:几个意思啊!瞧不起人啊!老子可是治疗之神好吗!?

他坚定:“我要留下。”

哼,区区生理痛,我可是微草女队员的病理顾问!方士谦不屑。

王杰希好像听到什么了一样转头看了他一眼。




韩文清径直把叶修抱上床,她脱掉叶修外套,又打算接着帮她把那双靴子脱了。

叶修“哎哎哎”地连声阻止了他,自己挣扎着坐了起来。

“想什么呢老韩!”叶修贴近他耳朵小声:“后面除了张新杰没人知道我们什么关系好吗,这么着会被发现的!”

她让韩文清坐到一边,自己咬牙弯腰脱掉了长靴。

王杰希意味深长地看着他们咬耳朵,等叶修脱力地躺上床后才走过去。

“韩队。”王杰希站在床边问:“叶秋前辈是突然出现这种情况的吗?有没有什么诱因?”

完全不懂这方面的韩文清回忆了一下:“她点了个大杯的圣代。”

王杰希把两只眼眯成了一样大:“什么口味的?”

韩文清转头:“问你呢。”

叶修翻了个身装死。

韩文清回头平静道:“巧克力味的。”

叶修:“………”


王杰希一本正经:“女性生理期忌生冷忌辛辣,也忌浓茶忌巧克力忌咖啡。叶神真的一个也不知道?”

叶修闷声:“没你知道的多。”

她声音有点儿颤,韩文清伸手摸了她额头一把,还是冰凉:“还疼?”

“…疼。”叶修双眼紧闭,默默把身子蜷缩的更小了点。

韩文清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他一点也不了解叶修到底哪疼又是怎么个疼法,看叶修把自己越缩越紧,他觉得自己的某根弦也抽紧了些。

王杰希却显得头脑清楚当机立断:张副,麻烦你去楼下的超市买些生姜和红糖。”

张新杰点了点头。

“还有、”王杰希顿了一下,后面的方士谦却暗挫挫地接了一句:“再去隔壁药店买点王不留行。”

王杰希:“……”

张新杰也好像愣了一下:“王不留行?”他重复了一遍。

方士谦满脸严肃地点头。
“王不留行,”他回忆似地摇头晃脑:“主治闭经,痛经,乳痈肿痛,对了,还能摧乳。 ”他补充。

韩文清&叶修:“……”

韩文清突然一点儿也不想搭理这几个添乱的了。



折腾了一会,张新杰和方士谦下楼去买红糖生姜,韩文清照着王杰希的话给叶修按摩腹部,王杰希说着要拿点东西回来,便径自离开了。

韩文清一个q市纯爷们哪里干过按摩这么细致的工作,他的手贴在叶修肚皮上,用力也不是,不用力也不是。
叶修紧皱眉头,闭着眼睛,显得极不舒服。韩文清做了一会心理建设,将手呈弧状按着叶修的肚子按摩下去。

叶修“嘶”了一声,抓紧床单的手伸下来按住没轻没重的韩文清。

“杀…杀人啊你…”她声音哽咽。

韩文清急忙放手说了句对不起,头一次有种手足无措的感觉。

叶修却颤着声呵呵一笑,把韩文清伸回去的手又拽回来,放在自己肚子上。

“就这么按着就行。”叶修轻声,把自己的手也盖上去:“挺暖和的。”

叶修的手冰凉潮湿,韩文清犹豫了一下,抬手把叶修的手收进自己手心里,再盖回她腹部。

叶修闭着眼睛笑,任韩文清把她汗湿额头上一绺一绺的前发用手指拨开。


两人刚温馨了没一会,王杰希就在外头敲了敲门。
韩文清放手刚应了句进来,就见王杰希捧着个小木盒,胳膊上搭了条长毛巾,满脸严肃的进了门。

叶修一脸不妙的盯着盒子看。

“…大眼儿啊。”她觉得自己的声音有点儿发抖:“你手里是个什么玩意…等等你别再靠过来了…老韩?老韩救命啊!”

王杰希走到床前把盒子放上去,顶着叶修和韩文清质疑的眼神平静道:这是治疗生理痛的一种有效手段。”他打开盒子,里面是一排一指多长的细针。

叶修往后猛退:“王杰希你居然想扎死我…多大仇…”

“这是针灸。”王杰希忍无可忍的解释了一句:“我练过,没关系。”

叶修怀疑地看他:“…你在什么上练的?”

“针灸专用木人 ”王杰希正色:“扎到正确的穴位就能流出体内的液体,我一直想找个真人试试。”

叶修:……你想把我扎出血吗!

韩文清有点无语地看着叶修越退越远,叹了口气。
“王队。”韩文清拍王杰希肩:“我来看着,你去忙。”毕竟也是夏休期,一直让别人在旁边帮忙自家事也有点不好意思,韩文清边顺理成章地想着自家事几个字,边把叶修从床脚拉回来。

“好吧。”王杰希颇遗憾地叹了口气,收起东西走到门口,还是不死心地回头看了一眼。

“韩队,你需要试试吗。”

韩文清:“……”

韩文清:“不了谢谢。”




王杰希走了不久,乖乖地一动不动让韩文清揉肚子的叶修就感到了无聊。

“老韩。”她往韩文清的方向蹭。

“干嘛。”韩文清边给叶修揉腰边拿了个笔记本电脑放在手边,打开荣耀看了两眼。

叶修伸脖子看他的屏幕:“哎呦,野图刷了?我也想玩。”

韩文清低头瞟她一眼:“玩什么玩,躺着。”

叶修退而求其次:“那你玩着,我就看看好不好啊韩队?”她伸长胳膊去巴韩文清握鼠标的右手。

韩文清被烦的不行,干脆一转身把叶修正正搂进了怀里,再把笔记本往叶修大腿上一放。

“行了吧?”韩文清下巴抵在叶修头顶,手环过她放到了键盘上。

叶修左右拧动了两下调整姿势,然后舒舒服服靠上了韩文清胸膛。

“还行吧。”她满意地看着距离很近的屏幕,韩文清把鼠标放在她的右手边,她随时可以去操作两下。

看着韩文清带着霸图顺利地推野图,叶修难得没捣乱,她聚精会神地看韩文清一个个放技能,肚子都不怎么疼了。

韩文清也对这个姿势挺满意,但总觉得自己好像忘了什么。




张新杰正站在楼下超市里一个个标签地看红糖,方士谦站在他旁边快哭了。
怎么有这样的人啊!方士谦心里哀嚎,一个个看生产日期就算了,为什么连成分都要找不同啊!?好累啊,他一会要把姜也这样挑一遍吗?我想回去了啊!!

“小张…咱们就随便拿一袋怎么样?”方士谦小心翼翼。

张新杰看了他一眼。
“我已经把目标范围缩小到最低。 ”张新杰指了指两个方士谦完全没看出差别的包装。

方士谦:“……”

“比起这个,方前辈。”张新杰说:“你觉得是买这个500g包装好还是那个800g包装好?”

我更想回去八卦!方士谦心中泪流满面。我为什么要嘲讽王不留行,我算是懂了队长的眼神了,分明就是”你给我等着”啊!!




韩文清打了一会荣耀才发现快到约定的时间了。他这次来b市还有拍键盘广告的任务在身,虽然一下午就能完成,但还是浪费了他和叶修在一起的时间。

叶修倒没什么想法:“去吧去吧。”她挥手:“我睡一觉你也就回来了。”

韩文清有些歉意,他刚想说点什么,却被叶修爬起来拽着领子亲了一口 。

“我在这等你回来,别担心嘛。”叶修坏笑两声,然后被韩文清按在枕头上亲了一轮。



心情好了很多的韩文清前脚刚走,张新杰和心力交瘁的方士谦便回来了。方士谦游魂一样回了房间,还是王杰希吩咐客房煮了碗洋姜红糖水。

叶修还没喝两口,房门就又被敲响了。
进来的是消失了一下午的苏沐橙,她一进门就抽了抽鼻子,看向了叶修手里的碗。

“你又肚子疼啦?”苏沐橙担心道:“这次没晕倒在电脑前面吧?”

“没,老韩盯着呢。”叶修笑。”

苏沐橙刚“哼”了声,身后就传来一句:“你可真成。” 叶修一愣。

“云秀?”叶修疑惑:“你来b市干啥?烟雨也来友谊赛啊?”

刚进门的楚云秀理了理头发啧了一声:“明天是b市的荣耀only了好吗,你不知道啊?”
荣耀only?叶修一头雾水:“什么玩意,荣耀官方的线下活动?”
楚云秀扶额头,苏沐橙在旁边笑:“我就说叶修除了打荣耀什么都不知道的嘛!”

“算了算了。”楚云秀摆手:“一想到明天场子里有一群不明真相的姑娘卖韩叶本我就心烦,我现在只敢和沐沐出大漠一叶本,还担心安利不出去。”

叶修听着楚云秀说话,表示不明觉厉,不过她不太想知道韩叶是个什么东西。





苏沐橙和楚云秀放下又出门逛街去了,叶修把空碗往床头柜上一放,躺回床上,眼神放空地盯着天花板。

坐着玩荣耀会腰疼,躺着又被腹部的酸痛搅地睡不着,叶修迷迷糊糊地蒙着被子伸手摸了半天,拿起了床头电话的话筒。

闭着眼睛按了一串号码,叶修听着短暂拨号声后低沉冷硬的那声“喂”,低低地笑了两声。

“老韩你广告还没拍完啊?”

韩文清正坐在化妆间里整理造型,他听着手机对面的低笑声,表情不自觉地柔软了一些。

“马上就结束了。”他回答。

“那我在家里等你…”叶修的声音模模糊糊,挠的韩文清心口有点痒。

家什么家,睡糊涂了。韩文清想,但他没反驳,那句话他不能更受用。

最终韩文清还是笑了,他凑近手机,在无人的化妆室里吻了一下听筒 。

“等我回去。”他回答。



tbc

……………………………………………………………………………………………………
写死我了……(躺尸
微草的老王老方对不起!!王不留行的功效查自百度百科(
自己看了一遍,发现语言比以前还不行…真的很对不起,我打这行字时已经困的不清醒了………先这么发了吧……日哟一晚上都没传上来现在已经是上午了…



  569 46
评论(46)
热度(569)

© 老韩你快冲他乐一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