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韩你快冲他乐一个

爱韩叶爱生命

 

我最亲爱的 01

/韩叶
/校园爱情故事

01.
“你每次都吃这么少?”
叶修咧嘴,将埋在餐盘中的脑袋抬起来,对上那张表情发黑的脸。
“老韩今天也来食堂吃饭呀,真巧。”他招呼。
韩文清不置可否,对面的张佳乐忍不住翻了个白眼。韩文清哪天不是来食堂吃饭的,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
见韩文清还将视线放在自己几乎没动的餐盘上,叶修忙忙地动了两下筷子,然后含着一口白米饭抬起了头。
“我在吃。”说着喷出了两粒米。
韩文清无语地转头,临走还凶巴巴地叮嘱了句“好好吃饭。”
叶修是是地答应着,艰难地做了一个吞咽的动作,又冲着韩文清的背影无奈地笑着摇了摇头,满眼甜蜜。
“你眼神悠着点。”张佳乐表情蛋疼,“小心他回头看见了。”
“看见更好。”叶修索然无味地撂下筷子,眼神仍目送着那个背影走出食堂大门。
唉地重重叹了口气,他将视线转回来,瞅了眼对面那个吃了也没几口的餐盘。
“你怎么吃这么慢啊。”
张佳乐额头爆出几根青筋,从叶修盘子里捞了个鸡腿,“还不是你闹妖吗!被韩文清看着谁能吃的下东西、诶你这鸡腿反正也不吃吧,我吃了啊?”
“吃吧。”
“你这几天是不是都没怎么吃饭啊?”
张佳乐看着叶修怏怏地样子不禁关心了两句。
“不想吃食堂的饭。”
“那你别来啊。”
“同学,你是不是这里有问题?”叶修将投向天花板风扇的眼神转回对面的人身上,竖起食指敲了敲自己的太阳穴,“不来食堂我去哪里见他?”
“呃,”张佳乐噎了一口,“你真觉得有戏?”
“不知道。”叶修又将眼神放回了风扇。
两人不再继续说话了,张佳乐将那句“我看着他不像”放在心里转了两圈,还是没有说出口。
食堂禁烟,叶修无意识地磨蹭了一下两指,十分想狠狠地来一口。
“谁知道呢……”他喃喃,抬手遮住眼睛。

叶修在这所Q市的知名大学修雕塑系,学生册子上那一寸照看着也挺像,艺术家嘛,就是气质特殊,谁都看不懂。在与叶修算得上哥们之前,隔壁专业的张佳乐就只从导师口中听到过他的消息,他们手里拿着的参考教材甚至还刊登着叶修入学以前的雕塑作品,这个和他分明是一届的人,在同届同学的眼中已经俨然成为神了。
张佳乐曾对叶修抱过短暂的向往,因为专业相近,也有过课程相同的时候。但这人昼伏夜出,从不好好上课,抱着一腔小粉丝心的张佳乐火热的一颗心凉了一半。
另一半彻底凉透是在那次搬宿舍,与叶修成为对床室友之后。
果然天才都是变态吧!偶像都不能近距离接触吧!张佳乐捶胸顿足,谁会知道他们心中的神每天都在画室熬到半夜四五点,早上大家起床的时间却睡的像智障一样,衣服也不换,只将沾满灰渣的外套随手扔在椅背,如果不慎把他吵醒,还要包揽带饭任务,嘴还叼的不行,不吃食堂,非要去校外买!
张佳乐替他带了一次,带了两次,终于在第不知多少次叶修点出“校外饭馆的卤肉卷和酸奶菜里多加黄瓜”这样的明细菜单时,用那件脏外套,糊了自己曾经的偶像一脸。
“自己出门买!!”
同宿的黄少天笑够后才抹了一把泪告诉他,他算好的,想当初自己帮这个人带饭带了半个学期,期末叶修画了张名叫“我的室友黄少天”的肖像画给他,并妄图将那张画风诡谲的纸贴到黄少天床头,说这幅画可值钱了,你要好好珍惜。
“画的什么啊,我还以为自己怎么他了,非要把我画成那样报复我。”黄少天回想起来还是一脸便秘,“直到我确定了老叶他画画就那样,把人画成鬼到底是怎么得奖的。”
教参上就是叶修雕塑照片的张佳乐也不懂,可能自己还没参透艺术的真谛。

更进一步认识叶修是在张佳乐加入电竞社之后。
混熟后在张佳乐看来叶修就和普通的大学男生没什么不一样,只是个会画画会雕塑的宅男罢了,宅男该干的他一个没少干,而且也打网游,还打的特别溜。
张佳乐进电竞社时才知道这学校社内还分队伍,还互相A的有来有回,正愁加什么好的时候以前的高中同学张新杰过来安利他,告诉他霸图很好,你这样的人才应该来霸图。
被忽悠的有些飘飘然的张佳乐便去了,霸图迎新会时他看着韩文清迈步跨向讲台,眼前一黑。
得知和霸图A的风生水起的队伍队长就是叶修的时候,张佳乐想要晕厥。在得知叶修的秘密后,偌大世界,已经没有他的容身之处了。
“哪有那么严重。”叶修乐了,“你别告诉别人啊。”
“我现在连自己都想忘掉。”张佳乐生无可恋,若不是他天生比较敏锐,也不会发现叶修对韩文清那点小九九,更不该嘴贱地去向叶修确定。
“我就觉得你看他眼神不对……”他气若游丝,“我感觉你不是那种特爱招惹人的类型,虽然你也没少惹……”
叶修笑了,“我看他什么眼神儿了?”
“这很难形容,”张佳乐表情复杂,“就像你看我和看黄少天,并不是那种眼神,只有看老韩的时候才那样。”
“这么明显啊?”
“我是感觉挺明显的,”张佳乐转头看叶修,“要是你这么看着我,我早就反应过来了。”
“老韩是挺迟钝的。”叶修一手拄着脑袋,也看着他。
“你就没想过……他不喜欢男人?”张佳乐踌躇着说出这句话,忐忑地看着叶修沉默了几秒。
最后叶修舒了口气。
“总得试试,不行我再换人就行了啊,追哥的人多得是。”叶修笑着摆了摆手,“我们还要在厕所蹲多久,真的是高中女生吗。”
“把我拽过来的不是你吗!”

虽然张佳乐没有想清楚到底为什么叶修会对韩文清产生兴趣,但估计也仅限于兴趣了,叶修看上去并不像一个情感丰富的人,谁知道他对韩文清的兴趣是不是只限于身材呢。
知道有一天上课叶修又忘了带速写本,发短信让还没出门的张佳乐给他带去,唉声叹气地翻找叶修书桌时,速写本下一张素描白纸被他不经意间翻了出来。
他睁大了眼。
没有奇诡的线条,深重的颜色,纸上只有寥寥数笔勾勒出的人像。
张佳乐的视线划过画像中男人下颚坚毅的线条,看到了旁边属于这个人像的名字。不需要看也知道,名称只更确定了这个人像的归宿罢了。
正楷写作的韩字用很强的力道记在纸张上,落笔的笔锋甚至划破了素描纸柔韧的表面。

张佳乐手忙脚乱地将这张纸放好,像是发现了什么了不得的秘密。
他似乎是将叶修这个人,估计的太过简单了。

tbc

专业都是随便诌的。
感谢雪都太太坚持不懈的催了一年,没有你就没有这篇的今天。

是这一篇:
http://aceldama.lofter.com/post/15f6dc_1a23302
隔太久我接不下去干脆重新写了,欢迎打脸(

  289 9
评论(9)
热度(289)

© 老韩你快冲他乐一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