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韩你快冲他乐一个

爱韩叶爱生命

 

[韩叶/MC paro] Flowers

是的你没看错就是那个mc,minecraft,我的世界(。

最近在补各种相关实况,满脑子都是方块,今天正好看到刷铁机,铁锭旁边就是玫瑰花,就想写写铁傀儡这种充满浪漫的大方块。

所以这是一个 铁傀儡韩X村民叶 的故事,强行韩叶,我也是很慌(。

这种画风第一次写,本来脑的是个BE故事,写到一半反应过来今天是七夕啊!怎么能虐!就删了一千多字,HE过来了。其实写到一半已经后悔了,真的不舍得韩叶BE,第一个虐哭的是我自己(、


没有玩过mc的就当普通的NPC看其实也可以的……(

大致介绍一下,玩过游戏的不需要看啦:

铁傀儡:生成在村庄保护村民的,攻击力极高的一种生物,只要攻击村民就分分钟送你见上帝,上次不小心手滑打到图书管理员,他直接打穿一堵墙把我扔上了天……(血泪

村民:没有攻击力,能和玩家交换物品的一种没啥卵用的生物,有图书管理员呀铁匠啥的,就写了这两个。

史蒂夫:游戏里就是玩家,在我这里叫启动者,因为感觉装逼一些(。


++++++++++++++++++++++++++++++++++++++++++++

++++++++++++++++++++++++++++++++++++++++++++

韩叶/MC paro   


   flowers


韩文清从沉睡中苏醒过来。

他先是迷糊了一会,这才意识到这个世界又一次被启动了。

叶修不知什么时候站到了他旁边,慢悠悠地活动手脚,他也才刚醒过来,身上的白袍被睡的皱皱巴巴。

“好久不见了。”叶修对他打招呼,但他们并没有什么太大实感,毕竟有记忆的上一次见面还在一觉之前。

韩文清看不过去地伸手,粗暴地将叶修打褶的衣领抻平,这才点头。

“好久不见。”


天空湛蓝,日头刚升,他们身后的小门被一扇扇推开,身着各异的村民打着哈欠走出来,见到韩文清纷纷挥手致意。

这个世界又一次开始转动。


韩文清对这个世界的运作规律一直一知半解,他的使命只是保护自己所在的村庄安全,防止夜晚僵尸的侵扰,或防止这个世界的启动者带来的侵害。

世界的启动者名字叫做史蒂夫,谁知道这名字是谁给起的,反正他就叫这个名字。韩文清听叶修说,每次这个世界被启动时,都是不一样的史蒂夫,虽然名字一样,但是完全不同的另一个人。

那之前的史蒂夫呢?韩文清问。

谁知道呢。叶修淡淡道,可能被杀了,可能去另一个世界了,或者退出了吧。


韩文清不太清楚叶修指的退出是什么意思,但毕竟叶修知道的很多,他也就信了。

叶修是这个村庄的图书管理员,身着白袍,每天只知道躲在他被书架填满的小屋中读书,这个世界很平静,夜晚有时会出现僵尸袭击,有时不会,只有天上一轮白净的月亮将光芒洒在韩文清身上。


韩文清对史蒂夫的印象并不好,即使史蒂夫被他们称作世界的启动者,却只给韩文清留下了粗鲁的印象。

史蒂夫的脸上带着贪婪的神色,出入村庄如走进自家后院,村民们热情好客,往往不介意这个突然闯入的旅人收获几株田地的作物。有礼貌的也许会在收获自己想要数量的小麦和胡萝卜时再将种子种回去,没礼貌的也许会在踩坏他们的庄稼后再鸠占鹊巢,占据他们其中几人的房间。

史蒂夫一来,夜晚的僵尸便会增加很多倍,晚上来不及回家的村民便会成为怪物的牺牲品,韩文清在这些时候往往恨透了他们。奈何他的存在只是为了保护村民的安全,即使史蒂夫如何对待这个村庄,只要他不下手危害村民的安全,他就没有权限将启动者赶出去。


“你为什么那么喜欢和那些家伙说话?”韩文清有一天问。

“因为他们知道外面的风景啊。”叶修笑着回答。

韩文清不置可否,他只管保护好自己势力范围的安全平静,并不在意外面的世界究竟是什么样子。

但没兴趣不代表他不爱听别人讲。叶修算是个爱说话的人,虽然比不上村里那个多话到连史蒂夫都受不了的黄少天,但他总能几句话引起韩文清继续听下去的兴趣。

叶修说话很损,面对着战斗力是他二十倍不止的韩文清叶修仍然会孜孜不倦地用言语逗弄他,直到对方忍不住想揍人,连手上护甲都因为握拳开始掉灰,才不紧不慢地转回之前的话题,一本正经地讲那些从启动者那里听来的故事,大海、沙漠、矿洞、地狱,还有末影之地。

韩文清听着,却也想象不出那些风景究竟是什么模样,他们的村庄位于草原尽头,旁边挨着一片雪原,这一片地域对于韩文清来说就是全部。曾经一次他被叶修拉上了村边的一座小丘,叶修指着太阳落山的地方,激动地对他大声道,看啊,老韩,日落的地方有海。

夕阳洒在叶修的白袍上染成橙黄色,太阳逐渐沉入深蓝的海,叶修眼中的光仍亮的像一天晚上他在草原上看见的星星,韩文清看着他,却也忘了眺望远方那轮落入海中的夕阳。

韩文清第一次对远方有了些许期待,他想,也许有一天他的职责结束了,他可以带着叶修去远方,到那个日落的地方看看。


他们因为世界的规则永远存在于此,从未有人试过从这里离开。

但叶修一向是个不遵守规则的人。

韩文清曾听见过叶修与其中一任启动者的对话。

“我把这组书架送给你,换你一个移动出村庄的方式。”叶修将双手收进袖口,一副高深莫测的表情。

这任启动者人比较纯真,他从未听到一个图书管理员提出这样的要求,愣了许久才反应过来。

“移动出村的方式?你是指铁轨吗?”

“不知道你们管他叫什么,不过应该差不多吧。”

“可以是可以啦。”启动者一副为难的表情,“但我还没去挖矿,身上的铁不够做能够到达海边的铁轨啊……”

“这是小事。”叶修挥手,把铁匠铺前正在锻打一把钻石剑的黄少天招来,又转头对史蒂夫道,”缺铁就问他要。“


之后黄少天是怎么大骂叶修毁了他的半生积蓄韩文清也没兴趣去听了,他只知道这一任启动者确实说到做到,真的花了几天时间将一条铁轨接到了村口,叶修又从黄少天那骗了把钻石镐给那位缺矿到快要疯狂的史蒂夫,这才翻身跨上一辆矿车,又冲韩文清伸出手。

“老韩,要和我一起去吗。”叶修笑着看他,眼里闪着与那天一样的星光。


于是韩文清真的跨上了那辆通往大海的矿车,沿着铁轨一路摇晃着离村庄越来越远,在正午的时候到达了此生初次见到的大海。

海水的触感很特别,但韩文清不讨厌这种感觉。

反而叶修一脸的紧张,小心翼翼地碰了碰韩文清还滴着水滴的手掌。

“你不会就这么生锈吧?”叶修表情太正经,韩文清都一时无法反驳,最后只好捧起海水从叶修头顶泼下了事。

湿了一头一脸的叶修不可思议地后退几步,“韩文清你竟做如此无耻之事,我之前真是看错你了!”

“闭嘴。”拽住了叶修想报复的双手往自己的方向拉,借着力量的悬殊轻易地将人拉回了自己胸口。

叶修的脸贴着韩文清锁骨,一动不动的思考了一会儿,才抬头揽住了老对头的后颈,迎接一个等待许久的亲吻。

他们借着黄昏的余辉回到了村庄,史蒂夫蹲在黄少天的铁匠铺前苦着脸锻着一把新的钻石镐,嘟囔着他竟然会被自己的世界的NPC使唤,这个世界还有什么好留恋。


直到有一天他真的离开了。

韩文清意识到启动者很久没来时已经过了许久,久到被启动者最后一次种植的小麦都已经到了该收割的时候,叶修又终于舍得离开那个充满书架的屋子,熟稔地站到韩文清身边沐浴一下清晨的太阳。

“他走了。”韩文清道。

“也许吧。”叶修漫不经心地点点头,“这个世界又要沉睡了。”

韩文清低头看那个裹着白袍的身影,今晚结束后他们不知什么时候才能再次苏醒,也许这就是最后。

叶修注意到他的视线,笑着抬头,“怎么了,舍不得我了?”

韩文清一时语塞,维持着低头的动作不知作何反应。

“但我舍不得你。”叶修轻声道。

韩文清以为自己听错了。

他想再问一次,却被叶修慌不择路撞上来的身影晃了心神,他将自己塞到韩文清怀里,抬头吻住了钢铁做的男人冷硬的嘴。

就连钢铁的心也会为此温热。


这次醒来许久也没有看到新一任的启动者造访,以前也不是没有过这种情况,毕竟听曾经的启动者说,这个世界十分大,有些启动者甚至从来没有遇到过任何一个村庄。

于是村民也便这样生活,世界苏醒他们便苏醒,世界沉睡他们便沉睡。

世界重新启动后,上一任启动者留下的铁轨也被重置,消失了踪迹,叶修对此之表示了一下可惜,脸上也没看到太多遗憾的痕迹。

但韩文清知道叶修心情大概是极低落的,这个世界是那么广阔,而他却寸步难行。

于是韩文清握住叶修垂落的手,换来一个温柔的回应。


村庄的人都说韩文清是个浪漫的男人。

放着他本人十分符合“保护者”这个身份的面孔不提,大家都说韩文清身上会随身带着几朵玫瑰,并将它们送给村庄中的孩子们。

对此韩文清只是回答“这是我职责的一部分”,却也不否认自己身上真的会带着一朵玫瑰。

叶修曾经旁敲侧击地问韩文清是否有一朵花是送给爱人的,韩文清不置可否,只是抬手替叶修挡住了一片正午的阳光。

叶修当他害羞,抿嘴微笑不再多问。


在又一个平静的日子,他们又一次登上那座小丘,叶修手中握着新做出的指南针,本是打算与启动者交换绿宝石的,但现在也只好自己拿着聊以解闷。

指南针的箭头在叶修手心微微晃动,最终在东向平静下来。

那边是他们曾去过的海边,那时叶修甚至在那里做了一艘船,只是还没有机会乘上它,世界就迎来了一次中断。

而这次短暂的苏醒却又要画上一个句号了,从未露面的启动者也罢,平静的出奇的日常生活也罢,都仿佛什么即将发生的预兆击打的叶修心脏发痛。

这一次世界的结束早的离奇,也许是因为启动者对这个世界不够满意,也或者启动者本人也即将离去,他与韩文清,这偌大世界的微小组成部分,只能跟随规律而行动,不为本意的陷入沉睡。


他不愿,却也无可奈何。

一种强烈的不稳定感使叶修再也保持不住平静的表情,他对韩文清说话,声音带着一丝干涩:

“老韩,今天也许是最后一天了。”

韩文清没有说话。

叶修望着远处即将落下的夕阳也陷入了沉默。


沉默蔓延了许久,叶修的右手却突然被身边的人向前拉了一把。

韩文清向前两步,又转过身看他,他的身影陷在夕阳中,将男人的身影镀上一层金色。


“跑。”他道。

叶修未经思考地跟上韩文清的脚步,什么都不想地跟随着韩文清的步调。一时间他们只听见耳边的风声,身侧的风景从草原变成沙漠,身后的村庄再也不见踪影。

直到再也跟不上韩文清的步伐,叶修气喘吁吁地停下扶膝休息,韩文清叫了他一声,叶修没精力去回应,只摆摆手。

“叶修。”韩文清又叫了一声。

叶修嘟囔着抬起头,却被眼前的景色震惊地一时屏住了呼吸。


一轮巨大的夕阳已有一半陷入了深蓝地海水中,远方云层也晕染成橘黄色,卷舒翻滚着向他们的方向流动,静下来后才感受到海风,卷着一丝海水咸腥的气息划过叶修被汗水沾湿的前发。

他们又到了海边。


叶修干脆一屁股坐在沙地上,不顾细砂洒满洁白的长袍,他长舒一口气。

韩文清也在他身边坐下,似乎从钢铁制作的护甲中拿出了什么。

“叶修”他第三次叫。

叶修懒洋洋地应了一声,转头后一点鲜红映入了眼帘。


“你以前问我有没有一朵玫瑰花是留给爱人的。”韩文清道,

“答案是有。”

“叶修,这是属于你的。”

叶修没接那朵鲜艳的仿佛能滴下水珠的玫瑰,却是抬头细细地描绘了一遍韩文清的眉眼,半饷笑意再也藏不住,抬手捧住韩文清侧脸,手指滑过男人同样泛红的耳根。


“我就知道那是我的。”他笑出声来,随即被男人双臂一伸按倒在柔软沙地上,品尝暌违许久的爱人的嘴唇。

太阳的最后一丝余辉洒在两人身上,影子融为一个不可分离的形状。


黑暗降临,吞噬了这个世界的最后一丝光芒。


-end?-


++++++++++++++++++++++++++++++++++++++++++++++

++++++++++++++++++++++++++++++++++++++++++++++

++++++++++++++++++++++++++++++++++++++++++++++

++++++++++++++++++++++++++++++++++++++++++++++

韩文清双手抱胸,冷眼看着恨不得跪倒在他们面前的启动者,还是之前修铁路的那个。


“我不知道为什么之前的存档没了,我就重新开,结果不小心打开了极限模式,一不小心就被JJ怪炸死了……“启动者双手合十,”我现在一贫如洗,求求你们让我今晚住在村里吧。“


“倒不是不可以。”叶修坐在旁边双眼半眯不怀好意,“看在你给我们留下这么大心理阴影的份上,之后的时间就把这个世界的全地图铺上铁轨吧,也省的我抬腿跑了,费劲。”

启动者欲哭无泪的抬头,对上韩文清的眼神,又把头低了下去。


世界末日的第二天却醒过来了,还发现手拉手躺在沙滩上的感觉大概确实挺有阴影的。

启动者背着石镐哭着出去了。

叶修在他离开屋子后从袍子里摸出了一朵有点打皱的玫瑰花,在韩文清窘的过来执他的手时才将它从眼前移开,笑道:

“但醒来就看到你的玫瑰,感觉确实不坏。”


—真end—



唉,就说是甜的嘛,我不驴人的(。

大家七夕快乐哦!

  195 34
评论(34)
热度(195)

© 老韩你快冲他乐一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