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韩你快冲他乐一个

爱韩叶爱生命
凹凸小号:http://shinngurenn.lofter.com/

 

[韩叶/单方性转]良辰吉日 番外:科学胎教,做合格父母 04

一口气回完了评论,大家不要嫌弃我刷屏(


04.

黄少天带着大的有点儿夸张的墨镜,与戴着几乎遮着整张脸的口罩的周泽楷在韩文清家门前不期而遇。

黄少天摘了眼镜瞪着对方看了老半天,“……周泽楷?你也是过来看老叶的?”

周泽楷点点头,又摇摇头。

“说人话!”

“不……”

不说人话?这么任性?黄少天思考到一半,又听到对面那个帅哥挤牙膏似的说出下半句来:

“不是来,看叶修的。”

“那你来看什么的……卧槽你难道是来看韩文清的??真没看出来你口味还挺特别……我稍微站的离你远点儿啊,没恶意的,我尊重所有人的性向……啊不过我虽然是来看老叶的也就是为了看看肚子啊没别的意思你别想太多。但是你听我一声劝啊,人韩文清毕竟是结了婚的人了,还妥妥是一直男,我们不能犯原则问题啊,即使你长得帅也……”

周泽楷张了张口,“不……”

然后他又不张嘴了。

黄少天感受到深深地鸡同鸭讲,回去就给江波涛打个电话,让他开发个APP名字就叫枪王翻译器,他绝对第一个下载。

周泽楷这才把话说完了:“我来看……宝宝。”

黄少天被宝宝这个词萌了一下,然后又觉得哪里不对。

“不对呀……老叶还没生呢你看什么宝宝,最多看看肚子,而且韩文清可能会打你。”

他这一趟是偷偷跑过来的,自从上次方锐发了张韩文清与一群妹子严肃讨论叶修孕期问题的照片(名字叫什么韩小叶的生身大事还是啥的,他没记清楚)后群里天天讨论要组队刷Q市副本,职业选手闲起来可是要命的,一开始讨论小孩儿叫什么名字能既体现韩文清的霸气又透出叶修的欠打,后来得知了预产期后又开始讨论这个星座的孩子的幸运颜色是什么,代表的花儿是什么,最佳速配是什么星座……

叶修也时不时混到群里跟他们一起扯皮,在充分嫌弃了韩小叶这个爱称后兴致勃勃地将这个爱称当成了肚里孩子的小名,没事儿就叫两声。

夜雨声烦:对了你们觉得韩小叶以后进了联盟应该练个什么号,我觉得剑客不错。

海无量:你多大脸。

海无量:我觉得盗贼就不错,气功师也成。

夜雨声烦:你滚滚滚滚滚,剑客不行练个术士也不错啊是吧队长?

索克萨尔:是不错。

再睡一夏:什么都别说了,练狂剑,不然练弹药专家。

君莫笑:别呀,给我家宝贝儿练残了或闪瞎了可咋办,老孙你这心呀,太黑了。

再睡一夏:再见。

王不留行:练魔道学者,账号名字我都想好了,专门翻得本草纲目。

君莫笑:不成我可不懂那玩意儿,万一你给起了个壮阳的中药名儿怎么办,我看你好像特别喜欢那一类的。

王不留行:再见。

夜雨声烦: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啊哈你看看你们啧啧啧,所以还是蓝雨好呀蓝雨是最适合少年成长的地方呀蓝雨大法好!

君莫笑:连小姑娘都没有,我小孩儿以后取向变奇怪了可怎么整。

夜雨声烦:再见。

一枪穿云:练神枪。

君莫笑:小周你怎么也来

一枪穿云:敏捷高,属性好。

君莫笑:而且过几年就掉出热门儿了没准。

一枪穿云:对。

一枪穿云:玩的好的话,无解。

君莫笑:枪体术要是下一次更新后能开发出新思路的话……

夜雨声烦:等等等等等等等等

夜雨声烦:几个意思老叶你好像很心动呀,你那么心疼神枪怎么就不对剑客好点!

一枪穿云:神枪好。

夜雨声烦:剑客好!

一枪穿云:枪比剑快。

夜雨声烦:………………………………………………………

夜雨声烦:我……

黄少天回想起了这段无言以对的对话,感到一阵心痛。再看周泽楷已经摘了大大的医用口罩,露出一张醉人(褒义)的脸来。

“你也是请假跑来的?”按门铃前黄少天转头问,

周泽楷点头。

“顺便劝叶修,考虑神枪。”

“你还没放弃啊你!!”

黄少天手还没放到门铃上门就自动打开了,他探身往里看,叶修穿了身碎花睡衣,身披一件大外套,看起来是这家另一位男主人的。

叶修的脸和上一次见面时好像没什么变化,在家养了几个月似乎更加白了些,除了突兀隆起的腹部外,其他的地方却并不像黄少天之前脑补的那样明显臃肿起来。

叶修也在打量他们,似乎有些惊奇。

“你们这是个什么组合,联盟终于打算让你们单独成立一个语言问题互助小组了?”已经退役的人啧啧称奇,一副说真事儿的样子。

“联盟打算走反差萌的路线吗。“

“走你妹啊!”黄少天被叶修女性特质的腹部镇住了不到一分钟就找回了面对叶修那熟悉的咬牙切齿感,他把专门带来的G市特产往叶修手里一塞,“而且为什么不让我进去!老叶你这人简直毫无人性。”

叶修慢腾腾地把礼盒放到墙角,从门口的柜子里掏出一个没有标签的可疑喷雾。

“来少天,把眼睛闭上,我消个毒。”

黄少天:“……”

周泽楷低头表示心疼。

“小周你也做好准备。”

周泽楷:“……”

像安全肉类一样被喷了一圈的黄少天和周泽楷屈辱的走进客厅。周泽楷一直走在黄少天后面,黄少天没走两步猛地停下了步子,周泽楷跟着就撞了上去,两人一起趔趄两步。

黄少天根本顾不上回头揍周泽楷,他目瞪口呆地看着韩文清端着闻起来像是鸡汤的的罐子从厨房走出来,还冲他们略惊讶的点了点头当做招呼。

周泽楷看着霸图队长身上那个和叶修睡衣看起来是同款的碎花围裙,想起了旗袍余料做领带的故事。

只是韩文清改的这围裙造成的视觉冲击比领带大多了,周泽楷想,不过他本来也没打算说。

韩文清把围裙解了,“怎么来了也不说一声。”

周泽楷抱歉的垂眼,“打扰了。”

“没,”韩文清摆手,“我只做了两个人的饭。”

哇还真是你做的,这一趟没白来,就算没看着韩小叶但是能看着他爸系着围裙做饭也够我回去感受一阵子了,碰见周泽楷这事儿都不用在意了……

黄少天挠头,“没事儿不用招待我们,我就来看看韩小叶。”……再顺便安利一下剑客。

周泽楷:“嗯。”

韩文清一指电视,“叶修得先吃饭,你们先等等。”

黄少天坐在沙发一角,不自觉地往边上挪。最边上的周泽楷快被他挤下去了,他拍拍黄少天的肩,无声的表示了痛苦。

“哦,唔哦,抱歉抱歉。”黄少天往回坐了坐,刚才只想着离饭桌那对狗男女远一点了,忘了旁边还有一人……

叶修到客厅吃饭时差不多是蹭过来的,黄少天对于怀孕的知识并不多,但是基本常识还是有的,他记得之前群里说韩小叶再过没几个月就要出生了,一群人开始下注赌性别,他还记得自己代表蓝雨赌了男孩儿,被叶修嘲讽了。

“……”越想越心疼自己的黄少天被叶修哎哟一声吓回了现实。

饭桌前的韩文清瞬移到十米开外的卧室门口,看见叶修正撑着腰扶门框,心都快跳出嗓子眼。

叶修正低头喘匀气,腰就被韩文清扶住了。

“肚子疼?去医院吗?”

“没事儿……”叶修拍拍韩文清手背,示意别太紧张,“就是普通的阵痛,还差好几星期呢你别急。”

“我快急死了。”

“急死你。”

黄少天和周泽楷看着叶修被扶出来,想起自己进门儿时叶修还是自己走过来的,感觉自己好像犯了什么大事。

“老叶你还好吗……”

“好得很啊,”叶修像想起什么一样,转到周泽楷的方向,“小周我刚看你送的礼物了,真可爱,我一定认真考虑神枪的事儿。”

周泽楷欣喜的点头,头上都开出朵花来。

黄少天把花拽下来,“枪王大大,传授一下,你送老叶什么了,效果拔群啊。”

周泽楷飒爽。

“给韩小叶的衣服。”

“你买的?”

“做的。”

“???!!你自己做的?”

“不是,”周泽楷自信的笑了起来,“队友。”


方明华坐在训练室打了个喷嚏,手下没停。

“不知道队长把衣服送出去了没……”

“老方我知道你也想看看韩小叶……”江波涛劝。

“副队啊…你说那衣服韩小叶穿着合身不合身呢……”

“合不合身我不知道,”江波涛笑眯眯地伸手,没收了方明华手上打了一半的毛衣。

“训练时间就别打毛衣了。”他一指杜明。

“跟杜明说因为会织毛衣才追到媳妇儿的人是不是你。”

“我和老婆的定情信物……就是一条手织的围巾。”

“他追的是唐柔呀!”江波涛摔键盘。

“这么下去别说嫁了,唐柔娶他都有可能。”

杜明放下织了一半的粉红色小帽子,有一点点忧伤。


“唔唔唔,这次的鸡肉炖的好吃。”叶修坐在饭桌前品头论足。

“老韩你太棒了,爱你。”

“喜欢就多吃点。”韩文清夹起另一块炖的软烂的鸡肉放进叶修碗里。

“明天想吃什么,我给你做。”

“我考虑一下……”叶修端着米饭嚼嚼嚼。

韩文清点头,“想好了随时和我说。”

叶修迟疑,“我天天这么吃是不是太浪费钱……”

“做个饭而已能要多少钱。”韩文清眼都不眨,舀起一勺鸡汤。

“张嘴,小心烫。”

土豪就是好啊……叶修凑上前去就着韩文清的手把鸡汤喝进肚里。

“……”

黄少天第三次摸了摸兜里的墨镜,周泽楷早已移开了视线,专心致志地盯着电视里的老年营养保健广告看。

黄少天摸出手机。

夜雨声烦:不能忍了,我简直是自己过来找罪受,FFF团的团员在哪里,我们一起去烧死他们。

一枪穿云:我也不行了……

海无量:周泽楷都不行了

迎风布阵:……看来是真不行了。


“叶修,还行不行,不行去医院。”

叶修的手被韩文清握住,手背上附着一层薄汗,触手冰凉滑腻,就好像握住了什么冷血动物。

阵痛对于叶修而言早已是司空见惯的事情,通常忍一忍也就过去了,然而今天却不太一样,痛感并没有随着时间减退,反而越发尖锐起来。

不对啊,日子还没到,应该只是阵痛而已吧。

叶修咬着牙挤出几个字,“没事,今天好像比较激烈……嘶!”

体内像是被狠狠撕扯了一下,叶修手一抖,筷子掉在地板上,啪嗒一声。

韩文清从凳子上一跃而起,两步绕过桌子,双臂一伸捞起人就往外走,临了还加了一句“麻烦你们帮我把门带上谢谢。”

整个过程都保持目瞪口呆状态的黄少天这才反应过来,周泽楷已经拿起外套走到了门口。

枪王站在门口,回头冲着黄少天道:

“打赌吗。”

“打赌?赌什么?”黄少天愣。

“赌叶修。”

“?!!!!”

“……的孩子。”



黄少天坐在病床前,双目空洞。

“叶修,我恨你。”

叶修:“……”

“我赌输了,都是你的错。”

叶修:“……”

“谁让你生女儿的,我压上蓝雨全员的尊严赌你生男孩儿的呀!!!”

韩文清带着刚出生的孩子去做各种检查了,一个人承受文字泡攻击的叶修捂耳朵:“吵死了……”

虽然比预期早了不少时间,但是整个过程还是及其顺利的,韩文清都还没有感受到什么产房外的焦虑就听见了女儿的哭声——据说是被医生打了屁股才哭的。

小护士拉开病房门瞪黄少天,“病人需要静养,这位先生您先出去吧!”

黄少天依依不舍地告辞了,走出门没两步就听见小护士小声冲叶修嘟囔的声音:

“都什么时代了,还有这种这种重男轻女的人,丢不丢人。”

叶修:“就是。”

黄少天感受到了世界满满的恶意。


end

番外就到此结束了,至于有人问我他们什么时候的本垒……我想的是洞房那天,等哪天不要脸的时候试着写一写好了(

之后也许偶尔也会写写这个设定下的小故事,但书内内容已经全部放完,谢谢你的阅读!

下次相见时,就是带着两个熊孩子之时(。


  392 48
评论(48)
热度(392)

© 老韩你快冲他乐一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