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韩你快冲他乐一个

爱韩叶爱生命

 

[韩叶/单方性转]良辰吉日 番外:科学胎教,做合格父母 01

CWT完售大感谢^q^!

玩的有些过头了居然忘记了还有番外没放(。

书内收入一篇番外和一篇G文,从今天陆续放出,再次谢谢购买!

 @老叶你快冲他哭一声  么么大,来来来。

因为番外也不小心写多了所以分几次放好了(。


今天是元宵节吗?!正好大家元宵快乐啊!!

—————————————————————————————————

01

Q市风景优美,海风清新,盛产各种海鲜河蟹,是吃货们的一大好去处。本地的特色菜也有不少鱼虾蟹贝,经由渔网打捞上来,煎炒烹炸后满满一盘端上桌去,实为亲朋好友联络感情的最佳选择。

土生土长的Q市人多会掌握起码一种烹饪海鲜的手艺,有些家庭还会把其当作主食食用,该烹饪方法在韩文清的家中尤甚。

叶修盯着刚端上桌,还热气腾腾的炒蛤蜊,红亮的辣椒撒在贝肉上,刺激着胃部加速蠕动。桌上还搭着几样常见的家常菜,酱油瓶和陈醋瓶放在一边,颗粒饱满的白米饭被瓷实地压满在白瓷碗里,还可加少量自家炒的辣酱在米饭上,鲜亮的色彩既漂亮又令人食欲大振,此时若再捏一指茶叶,用沸水泡一杯茶,就构成了Q市普通市民家庭最常见的景色,温暖朴实的一顿午饭。

叶修和韩父面对面坐在饭桌前,看着韩母和韩文清在厨房和餐厅间辗转忙碌个不停。

韩父戴着老花镜,冲着一份报纸专心致志,对面叶修笨手笨脚地提起水壶,备好几杯白开水——这是她少有的几项还算熟练的家务活之一。

这几日他们来到韩家短住,第一顿晚餐后打算在韩家爸妈前树立点儿勤快形象的叶修自告奋勇,抱着碟碗进了厨房,韩母看着自家儿媳那对好像随时能折断的洁白手腕,转身捅捅刚坐下的韩文清:怎么你还坐下了呢,才结婚呢这都懒成啥样了,快去厨房帮人洗碗去。

韩文清沙发还没坐热乎,刚拿到手上的遥控器就被自家母亲一把拿走了。

“你这小子,疼媳妇还要妈来教你,这么不开窍呢。”

“妈……”

韩文清蛋疼地看自家不明真相的母亲,不知道该不该告诉她她那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儿媳妇就算今晚安全地洗完了碗,他还是不得不跟在她屁股后面再把油渍和饭渣洗一次。

婚礼后,两人正式搬入位于Q市的新居。在前几星期里,经叶修手打碎的餐具价值已经超出了电费跃居家庭消费榜的首位,甚至还有不断攀升的趋势。

叶修不怎么习惯买菜做饭洗碗的家庭生活,比起这些来还是招手即来的外卖更方便一点。韩文清于是包揽了买菜做饭的任务,相对的,叶修要负责之后的洗碗,打扫。

第一天他们吃饭用了两个盘子两个碗,叶修摔了三个。

第二天韩文清煮了两碗面,白瓷青花儿的大碗一个都没有活过今晚。

第三天韩文清用小碟做了两个煎鸡蛋,叶修手滑摔碎一个碟子,转身时一胳膊把边上的酱油瓶也带倒了。

……

第二个星期韩文清发现他们没有可以用的餐具了,两人在楼下凑活吃了两碗拉面。

第二批餐具韩文清特意买了塑料材质给叶修摔着玩,在欣慰的看到终于没有碗碟被摔碎的同时,也注意到了第二个问题——叶修洗不干净这碗。

说是偷懒吧也没有,荣耀教科书连洗餐具的方式都简单粗暴。次次下了死力气,可能是劲用的也太巧,一点儿脏东西没洗下来。

第三次从纯素汤面碗里捞出肉渣时,韩文清实在不能忍了。他认命的接过了饭后清洗工作,边洗边想绝对不能告诉今天来拜访的张新杰他吃到的肉丝是前两天留在碗里的。

这边韩文清被自家老妈赶进厨房,一推门就看见一个叶修扶着个比她肩还宽的盛鱼圆盘,正从涂满洗洁精的灶台上往水槽里搬。

直觉告诉韩文清要出事,他刚往前走了一步,就看见大圆盘滑溜溜的侧壁在叶修指间刺溜一声滑下,冲厨房的瓷砖砸了下去。

“叶修!”

与瓷砖相碰的表面发出一声脆响,圆盘的碎片四处散落,有一片飞速划过叶修手背,留下一道不深却狭长的小口。

韩文清已经几步走到她面前,捧起来那只受了伤的手翻来覆去地看了半天。

叶修心虚:“我忘了我涂过洗洁精……”

“你没事儿就行。”话音刚落,韩文清听到身后自家老妈的惊呼声,痛苦地闭上了眼。

从此叶修被杜绝参与韩家所有厨房建设工作,享受和韩父相同待遇——坐着等吃,吃完就走。

端起自己那杯热白开嘬一口,叶修觉得今天桌上的海鲜料理较之以往更腥气了,还带着点生物特质的臭味。她有点反胃,只能把脸埋进开水杯里逃避一下胃里的翻江倒海。

韩文清虽然也会做饭,但都是些家常菜色,对海鲜烹调没有什么研究,也没太大兴趣。叶修作为一个B市出生,又在H市待过数年的家里蹲,虽然怎样口味的泡面和外卖都吃过,但总体口味仍然比较寡淡,也不怎么吃的着海鲜。搬进新居后,叶修天天变着法的嫌弃韩文清菜做的咸,一口菜就能下一碗饭,韩文清嚼着嘴里的青菜没说话。

接着下一个星期叶修就连着吃了五天白水煮白菜,第六天她泪流满面地求韩文清大神做点有味道的吧,我什么都能吃下去,齁死都不要紧。

然而韩家做饭,口味比韩文清自己更重一点。

虽然不算吃的惯,但叶修还是每天都强迫自己夹几筷子海鲜,时而是贝蟹,时而是用盐巴涂过的炸带鱼肉。往常顶多是肚子有点不舒服,然而今天仅仅是闻到味道叶修就感觉胃液上涌,下意识地掩住嘴巴,她咽了口吐沫。

韩文清这时端着盘凉拌黄瓜过来,醋的气味儿激了叶修痉挛的胃部一下,她也顾不上什么餐桌礼仪,提起筷子冲着还在韩文清手上的盘子夹了一块,嚼嚼咽了下去,深呼吸两下,再看向拍黄瓜时眼神有点儿感激。

韩文清没有理会她突然的行动,反正她现在做什么爸妈都看着喜欢……他摇摇头坐下,一家人到齐,提起筷子,开吃。

韩母注视着对面,注意到叶修的筷子基本没动过,便夹了一块红辣蛤蜊肉进叶修饭碗里。

叶修不动声色地皱眉,这是她今天觉得尤其腥气难闻的东西,平心而论这道菜如果放在平时,无论是卖相还是口味都能让她给韩母一个五分好评,然而今天她只觉得这快肉腥的像没有炒熟,表面依然滑滑腻腻……

叶修摇摇头挥散盘庚在脑海的恶心画面,刚想让自己身旁的男人帮自己吃掉,就见韩文清也夹了一筷子蛤蜊肉,往自己嘴里一送。

“嗯,今天这道菜好吃。”韩文清面不改色的赞扬,“叶修,你吃这个。”

我现在不想吃这个!韩文清你熊的!

韩母希冀地眼神转了过来,叶修只好挣扎般举起筷子,走投无路地将肉块举到嘴边。辣椒的气味飘进鼻子有点刺痛,她屏息将牡蛎肉送入口中,试探着嚼了两下。

被嚼懒五六分的肉刚滑下食道口叶修就感觉自己的胃部急剧收缩起来,极力排斥不属于身体的东西进入,肉块被阻在半路不上不下,食道发痒,胃里的其他东西也跟着向上翻涌,沿着食道和器官一股脑地拥向出口——

叶修爆手速捂住了嘴,什么都来不及讲便向卫生间跑过去,感觉那块腥气难闻的半烂蛤蜊肉就卡在喉咙口,反胃的感觉更加强烈,她差点没有撑到卫生间。

韩文清跟着叶修跑进了卫生间,正拍她肩想让她舒服点儿,叶修蜷缩着身体跪在冰凉瓷砖上,浑身冷汗,刘海都湿成几缕搭在额头,秀气的眉毛纠结在一起,痛苦的表情看起来可怜巴巴。她胃部空空,胃液都在上涌,灼的喉咙针扎般的疼,却还是有干呕的冲动,激出大量生理性的泪水,整张脸狼狈的不行。

韩文清取了块毛巾用热水浸湿了,把还跪在地上的人拉起来,放下马桶盖让她坐在上面,蹲在叶修面前,把她脸上各种液体擦干净了,再把头发理理顺。

把体力都掏空的疲惫感让叶修闭上眼睛,腰往下塌,干脆靠在韩文清肩上,任男人的手一下一下有力的抚摸过后背,感觉自己仿佛结成一团的食道又缓缓展开了。

被韩文清搂到床上休息的时候叶修已经快要睡过去,迷蒙中听到韩文清问她怎么了。

韩父韩母本也十分担心地站在卧室门口,在听到叶修“吃啥都没胃口,闻到肉想吐,想吃酸”时表情突然微妙起来,夫妻俩相互看看,韩母双手兴奋地举到胸前,然后啪地拍在韩父后背上,把老头子拍的一仰身子。

韩文清把人哄睡时距刚开饭已经一个多小时,他也挺没胃口的走回饭桌,却见到父母在沙发上正襟危坐,摆明了是一副准备谈人生的架势。在韩文清的记忆里,除了他决定要去当职业选手,从高中退学那年,父母曾经这样和他谈了一夜外,还没再摆出过这个阵型。

他不禁也严肃起来,坐正身子等待父母张口。

韩父看韩母,示意这话该她说。韩家母亲有点儿支支吾吾,脸上却满面红光,难掩激动的样子。

“文清,”她叫儿子,“小叶这是什么情况,你知道吗?”

韩文清摇头:“不知道,她说她闻到肉味就恶心……”

“妈觉得啊,你听了别激动啊,儿子,妈虽然看的不算准,但这个事儿妈经历过,这样的反应就是小叶这是有你的娃娃了。”韩母开心的不行:“妈刚怀上你的时候啊,也是连一点儿好东西都吃不进去,就一个劲儿的想吃西瓜……”

韩文清注意力全都在母亲那句“小叶有你的娃娃了”身上,后半句一律没听清。他下意识地相信母亲的判断是正确的,那么在叶修醒来后,他们也许需要一个完全的身体检查,健康的食谱和作息表,以及孩子的胎教工具和未来孩子出生后的物质准备……他沉思,霸图没人生过孩子啊,不知道新杰有没有孕期职业选手的作息时间表……

韩母看着儿子的表情从明显的惊异转而变为思考又变为沉重,英挺眉毛简直要挤出皱纹来,明明在比赛遇到瓶颈时都毫不动摇的肩膀此时却变得有些犹豫畏缩,她不禁想呼噜一把某些方面还是个小孩而的儿子的脑袋。

“别想这么远,爸妈怀你时候也是该干什么干什么,你看看,现在多大的个子。”

韩文清无奈:“不是这个问题。”

“那是什么?”韩母疑惑,又一惊,“臭小子,你该不会是不想要吧你。”

“要啊,怎么不要了!”韩文清哭笑不得,“你问我干啥,又不是我生。”

“这有什么好担心,你那霸图不是有个什么座右铭叫‘船到桥头自然直’吗。”

“妈,那叫一如既往,字数都不一样。”

韩文清扶额,感觉这事儿还是得自己来。


tbc

  370 28
评论(28)
热度(370)

© 老韩你快冲他乐一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