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韩你快冲他乐一个

爱韩叶爱生命
凹凸小号:http://shinngurenn.lofter.com/

 

[韩叶/单方性转]良辰吉日 26

半夜送惊吓系列....土下座m(_ _)m


26.

叶修:“咦。”
叶修:“……卧槽。”
她努力回忆,想起自己啪唧一声摔在楼冠宁跟前之前好像还在套着戒指乱晃,被楼冠宁扶起来后就忘了戒指这茬了,门口来来往往那么多人,戒指要是掉在地毯上,恐怕早就没了。
叶修脚步僵硬地转向韩文清,韩文清正站在那里等他,见她表情,皱皱眉头,抛出一个意味着疑问的眼神。
叶修平常不是个没分寸的人,孰轻孰重不至于分不清楚,结婚大事把对方的戒指丢了这种事简直闻所未闻,叶修确定如果韩文清知道了这事一定会生气,因为就连她自己也觉得自己荒谬,结婚的时候把戒指给丢了?这还结什么婚啊直接趁早别过了。
事已至此一切都是我咎由自取……叶修沉痛,我对不起老韩对不起父母对不起那些支持我的人……如果韩文清要揍人,那就轻一点地揍我吧!
苏沐橙看着叶修大义凛然地往韩文清胸口闯,表情像是要上刑场。
韩文清看见叶修那表情就知道肯定又哪里出事儿了。
他瞅着那个踩着高跟还比他矮了半个头的人快把整个脑袋都藏到捧花后面,无奈地走前两步,打算把那个装鸵鸟的脑袋瓜捞出来。
突然,他发现捧花中的某一朵玫瑰好像有点异样,花蕾里好像有什么东西,在光线下晃了一下他的眼睛。
他拨开花瓣,取出了属于自己的那枚戒指,戒指光滑的表面上沾了一滴露水,带着玫瑰花香滴落在韩文清指尖上。
“卧槽,老叶段数还挺高……”张佳乐傻眼,暗搓搓把“露水玫瑰与戒指的故事”记在攻略小本儿上,打算什么时候把这招借来用用。
林敬言同情地透过镜片看他,张佳乐感觉老林那个表情应该就叫做慈悲……
“这招虽高,但MISS的几率有点大啊。”林敬言感慨。
“什么意思?”张佳乐疑惑。
“对于坐在这里的所有人来说恐怕这招对他们都是没效果的吧。”林敬言捋了捋幻须,似是说者无心,实则无外乎八卦的拳拳之心也。
张佳乐一拍拳头,恍然大悟的样子:“卧槽,老林,你他妈说的对。”
林敬言:“……”梗没被人GET到的寂寞不外乎就是这样的感觉,他突然有点想念方锐,那个随时都可以GET到他荤段子的好战友已经跑到兴欣,去感受叶修和老魏的荤段子了……
叶修听见四周一片抽气的惊叹的骂娘的声音,心下疑惑,怎么了这是,老韩这是气出了第二形态吗。
正琢磨要不要抬眼看看,叶修手中捧花就被兀地扯开,露出韩文清的眉眼来,两人靠的很近,面前的空气里只盛得下一阵玫瑰遗香。
后脑被老对头稳稳搂住时叶修已经完全搞不懂现在是什么展开了,韩文清看上去绝非不高兴,相反,他看上去简直神采奕奕的。
“叶修,”韩文清凑近叶修耳侧轻笑:“你这次真的感动到我了。”
触感凉丝丝的戒指被韩文清套上叶修的手指,同时她注意到韩文清左手也戴上了同样的圆环,那个她原以为已经遗失在角落的戒指。被男人的吻彻底包围时,虽然搂着她的手臂和胸膛都让叶修挺想就这么安心的享受此时的亲热,但她隐隐地还是有点想拽起韩文清的衣领子狂甩十几下再怒吼:现在是亲嘴儿的时候吗!你能不能他妈的给我解释一下到底发生了啥事!!
吴雪峰那句新郎可以吻新娘了还没说出口,就见他面前的霸图队长自学成才地揽住了叶修后腰,之后的画面他简直不忍看,该庆幸此时韩叶两家父母都坐在离台上有些距离的酒桌边,没有近距离观赏到这种对心脏有一定刺激性的场景。场下仿佛一瞬间到达了沸点,如果说交换戒指那里他们还在老老实实坐着喊老叶老韩亲一个,那么现在已经到了踩凳起哄、指挥对方耍流氓的成年人时间了。

“……黄少,我已经十六岁了。”卢翰文誓死争夺上凳子围观的权利。
“十六岁怎么了,十六岁还是未成年呢,少儿不宜懂不懂?跟你说了看小黄图长不高,你还想不想长到一米八了?”
黄少天大义凛然地捂着卢翰文眼睛,也没落下台上已经持续了不短时间的现场LIVE。
“那黄少没到一米八也是因为看了小黄图吗?”
“卧槽还会质疑我了,你小子翅膀硬了啊信不信我收拾你……本剑圣这个身高多一分少一分就都不合适了,知道为啥黄金分割线姓黄不,那是因为我姓黄!”
“那我也不要长到一米八了,我要看亲嘴!”
“我去臭小子别拽我裤子,你上了凳子我怎么看啊你自己凳子呢?啥?别人站着呢?那你再找一个去诶等等等等等你赢了你赢了我们共享一个凳子,成了吧?再折腾一会韩文清要亲完了……”
你之前的教育就是为了不让他抢凳子对吗。郑轩压力很大地看着一个流氓和一个准流氓闹腾,默默站稳了自己的凳子。
这边叶修已经有点站不住了,台下一群老光棍吹口哨拍巴掌起哄的声音她全都听不见,半推半就了没一会就也揽上男人脖子把他往自己面前搂,不想再去思考失而复得的戒指是自己流浪去了哪里,又带着一身玫瑰香气归来,好好地套在韩文清的手指上,隔着布料随着手指一起按紧她的腰。
“叶修……”男人的声音有够缠绵,近十年的共同前行在此画上了一个暂停键,他们换了身行头,放下那些牵扯着他们的,拾起那些将要面对的,还要继续向前一直走过去,不管即将遇到的是荣耀还是耻辱。
叶修身子都被这一声叫软了,她捧老对头的脸,把自己更彻底的送过去。
“韩文清,”她也叫他,用她最情意绵绵的音色。
“以后也请多指教了。”

喻文州非常应气氛:“今天是一个老黄历上的良辰吉日,也是我们大家一起的良辰吉日。”他的声音带了笑意和挚诚,连广普口音都因为话的内容而流畅温柔的像潺潺流水:“今天是荣耀游戏第十区开放的第一天,叶修前辈的故事也是从这里继续书写了下去。”
台下大多数人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张新杰回想起那年的全明星,他身边一贯冷静的霸图队长是如何倏地站起身来,又是如何重重坐下,焦躁不安地手指一下下敲在扶手上。
林敬言也想起那天韩文清是怎么对着记者的镜头说“我等你回来”,前第一流氓托着下巴把这句话砸吧了十秒钟,越发觉得这话巧妙无比,既不是太过明显却又足够露骨,韩文清可真是个隐于市的情圣。
林敬言一时没想起叶修那句“我回来了”,也忘了这句话才是两人关系暴露的关键。
“有句俗话说得好,”王杰希语重心长的教育微草的几个后辈,“一个巴掌拍不响,我们不需要知道是谁对谁告白的,只要懂得恋爱这事儿,得你情我愿才行。”
刘小别一副“你TM在说啥”的表情,眼睁睁看着高英杰一脸受教地感谢这几天愈发神神叨叨的微草队长。
拜托,他在心里吐槽,说的这么真心实意,不过就是——
“郎君有意妾有情?”卢翰文看副队长:“黄少你能不要说文言文吗我语文学的不好。”
黄少天啧了声:“诶你这语文水平可真得补补了啊,这都听不懂。那我给你解释一下好了你知不知道一个家喻户晓的成语?”
“什么成语?”郑轩好奇的靠过来
黄少天深沉,语速都压下来了。
“它就叫……日久生情。”兴欣的招牌猥琐脸此时让黄少天学了个十成。
卢翰文恍然大悟,又长姿势了,黄少怎么什么都知道!
郑轩捂住了脸,觉得让韩文清揍他一顿都是少的。


tbc

看大家都不明白的样子...其实林大大的段子并不是是荤段子(。)老林只是想拐弯抹角的打听一下老张心有所属的对象在不在现场罢了...大家自由心证(。
  425 24
评论(24)
热度(425)

© 老韩你快冲他乐一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