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韩你快冲他乐一个

爱韩叶爱生命
凹凸小号:http://shinngurenn.lofter.com/

 

[韩叶/单方性转]良辰吉日 25

25.


叶修被稳稳当当地投放到韩家父母面前,刚一站稳,下意识地就想往后缩。

喻文州的声音十分适时地插入进来,“那么我们请韩家,叶家的几位家长兄弟来说几句,遂了顺风,送了祝愿,为新人送去来自家人的祝—福——”喻文州音色十分柔和,声音如萧声清俊,然而他是G市人,普通话咬字有些不准,却又顺顺当当地用着一口京韵台词。叶修眼瞅着喻文州面不改色地用广普冒出一个个北方词儿,到了尾音还轻巧地往上挑两下,忍不住有点想乐,又不敢笑出来,只藏在韩文清背后抖抖抖抖抖,死命拽韩文清衣角。

站起来的是韩家的父亲。

韩文清的父母是一对标准的北方夫妇,从穿衣打扮到举手投足都实实在在,毫不马虎。韩母是个普通身高、体态稍丰的慈祥妇人,说山东话,做得一手好鲁菜,韩文清每每带叶修登门,都会被自家老娘拽进厨房,塞一个锅铲。

看给我儿媳妇瘦的,就知道你不会疼人,还不给人家补补。她絮絮叨叨地把自己那件买鸡精赠的围裙给自家儿子围上,一指案板上一排生猛海鲜。

叶修坐在沙发里捧着韩文清的茶杯呼呼地吹滚烫茶水,看着厨房那个一米八几的大男人腰系鸡精色围裙,挤在小厨房里手忙脚乱地忙活,脑袋几次撞上安的太低的抽油烟机。哧地一笑,将竖起的茶叶吹了老远。

韩父则是个硬朗的老头,韩文清的面孔与父亲相似八分,同是剑眉历目,高个宽肩,皮肤由海风吹出健康的颜色来。然而与不时熬个夜也无所谓的韩文清不同,当过军人的韩父比自家儿子更严于纪律和规矩,韩家家规十分严格,当初韩文清能说服父亲同意自己退学而成为职业选手,也破是费了一番心思。叶修私底下自己琢磨,韩文清在还是小韩的时候怕是没少挨老爹的打。

叶修想起那次初来韩家就被韩父的眼神唬的不敢进门,满脑子的善恶终有报天道好轮回,有报何等来世今生自会得偿。其他人见到韩文清时的应激反应此刻在叶修身上好好重现了一回,韩父的眼神凌厉,还带着长辈对晚辈特有的审视,叶修手脚冰凉,用不知哪里聚起的微弱勇气跨步走进了韩家大门。

后来她才从韩文清那里知道其实韩老爹挺喜欢她的,韩文清描述:你没看见那眼神吗,他都没这么瞅过我,慈爱有加、心花怒放都写在脸上了。叶修深呼吸了半天,生生忍住了呼眼前这个睁眼说瞎话的老对头熊脸的冲动。谁可想到那天从韩家回来叶修生生被韩老爹那眼神儿吓得睡不着觉,闭上眼睛就是那张加强版的钱包脸,让韩文清搂在怀里拍背摸头安慰了大半个晚上才战战兢兢的睡了。

从此叶修就对叶老爹产生了了不得的畏惧心理,韩母的治愈系鲁菜都没让她缓过劲儿来。

此刻韩父举起了话筒,全场刹那寂静,职业选手比较了一下韩家父子的面容,瞬时间就觉得韩文清慈眉善目了起来……

韩父简短地说了几句,老头子讲话也带山东口音,语气却重重地砸在地上,韩家老爹为人传统,叶修家自京城,背景也比韩家优越,起初他并不愿意让儿子娶一个家庭条件有差距的谁家千金,知道了他顾虑的韩文清却乐了,摆手让老爹放心,叶修可不能算是个京城千金,她那生活指标倒比较像她弟弟公司里的保洁小妹,没准工资还不如人家。

韩父一五一十地把韩文清原话叙述出来,带着一口青岛话像是在说山东梆子,台下一帮人听到保洁小妹已经撑不住了,又不敢笑,纷纷掐大腿的掐大腿、撕桌布的撕桌布;G市本地人黄少天听不太懂韩父在说什么,心有点累累的。

叶修撑着一副严肃脸,难得欣赏了一回韩文清心虚的模样。

“——然而我和老伴都由衷的稀罕这孩子,从此我老韩家就多了一个女儿。”韩父看着眼前两个年轻人心里感慨,耿直的山东汉子摸摸口袋,掏出一个包装仔细的红包来。

韩文清一拍叶修后腰。

完全不是个常识人的叶修这时算是想起了前两日突击了挺久的婚礼习俗,她老老实实地冲着韩父韩母深鞠躬,一声“爸妈”在舌底滚了两三圈,还是被大声地叫了出来。

她还记得韩文清教的:对她父母就要老实巴交、不耍花枪。干什么事儿越不拐弯,他们越高兴……

事实证明韩文清很了解自己的父母。韩家爹娘连声应下,厚厚地红包塞进了叶修手里。

叶修自己偷偷捏了一把,好像很有料的样子。

喻文州几句话将话头又带到了叶家身上,连带叶修和座位上的叶秋都有点僵硬。即使叶修从没对韩文清外的人提过自己的家庭,但从没见她回家的老选手们也都猜出了一二分。

叶修是B市人他们也都最近才知道,有闲人去百度了一下,无一不对着百科里B市叶氏集团年轻老总的那张脸和名字惊悚地揉眼睛。谁也想不到那个开荒时期和他们一起挤小网吧、吃泡面、为一个材料挑灯夜战的叶修;联盟成立初期还要靠代打补贴战队的叶修;第八赛季后空手离开、在小阁楼睡铁床板、为新战队的赞助发愁的叶修,背后的家族是于军于政都雨露均沾的叶家,楼冠宁在初次得知真相后每隔一段时间都要因为自己曾在某B市项目上因一念之差没有联合叶家而悔的捶墙。

叶父穿着板正军装,眼瞅着自家不争气的臭丫头偷偷冲他翻白眼儿。

自从他松了口给两年轻人放了行,韩文清便当真“贿赂”起老丈人来。一整个夏休期没少往叶家那栋干部楼跑,叶父则每每在某一个下午两点太阳正当头时把蒲扇一举下了楼,在阴凉处撑起小桌斟一壶茶、架一盘棋,稳稳坐定那个小马扎,等自家女婿带着孝敬他的水果牛奶脑白金头顶烈日而来,在一群退休老干部的围观下和他对几盘。

有时候叶修会跟着下来观战,更多的时候还是嫌太阳太晒,上了楼抱着笔记本儿打荣耀,三伏天的B市一丝风都没有,蝉也叫不动,叶修半躺在沙发上玩累了睡,醒了接茬玩,看外头热的狠了,还得不情不愿抱着叶母给的大水瓶给韩文清和老爹送绿豆汤去。

一个夏天下来,全小区都知道了叶家有个下象棋连老叶头都会输的大女婿,叶父志得意满,叶修心疼地瞅着韩文清黑了几个色块的手臂皮肤,把自己的胳膊架上去,默念:

“太极生两仪,两仪生八卦……”

韩文清冲着她肉多的地方揍了一巴掌。



叶母身着素白裙装,裙角点缀着几朵红梅,白皙修长地手中握着嵌了金丝线地绒布钱袋子,红玉簪子盘起的头发使她看上去就像个穿过历史而来的古雅女子。与韩文清相反,叶家两个孩子不论是五官还是肤色都更像他们的母亲,而叶秋的脾性就如同与母亲一个模子刻出来般,从小习古字,文质彬彬,即使成年后入了商路也没有改变那翩翩公子的气质。

反观叶修,除了一副清秀水嫩的好皮囊外,臭脾气简直一顶一的像那个倔脾气的叶老头子。

叶秋站起身来,代表叶家人将韩文清从天上夸到地下,告一段落,又偷瞄瘪着嘴不笑的爸和姐。

见老头吃吃没有表示,叶秋叹口气,自己接过了话头。

“姐,你不知道,爸昨天在家夸你来着。”

叶修听后一脸嫌弃,然后被韩文清捏了一下。

“他说你虽然是个不着家的熊孩子(叶修啧了一声),满肚子坏水儿还欺软怕硬(不知道谁附和了一声说得好),还天天抱着游戏不放手,四处坑蒙拐骗(底下稀稀拉拉地响起掌声)……”

“……你不是说老头子是夸我吗。”

“你等我说完……但总之,她玩个游戏,居然还玩出了名堂,玩出了名声,甚至还能为国争光了——他说这就是他的女儿,叶家为她而骄傲。”

叶秋抬起头。

“叶修,你是我、爸和妈的骄傲,他们每年都在等你回家。”

叶修头压的极低,攥紧韩文清的手指有点打颤。韩文清沿着圆润的指甲盖严丝合缝地握紧了,冲叶父叶母深深低下头去。

“爸、妈。”

感谢你们赐给叶修生命,给她足够自由,让她能在荣耀里兴风作浪,直到和他相遇。



安静的会场里一阵激昂地掌声拔地而起,啪啪啪啪啪啪啪,富有节奏和韵律。包子泪流满面,也不知道手里拿着鸡腿是怎么鼓出声音的,他泪目道:“太感人了……老大好样的你是最棒的,我以后再也不说双子座精神分裂了!”

其余人:“……”

叶修生生把快溢出眼眶的泪水梗了回去。

吴雪峰赶紧上场江湖救急,他把圣经封面儿的台词本往主持台上一架,张嘴招呼起来。

“新郎新娘听旨……呸。”

吴雪峰公公学得一手好吃了吐,他抬眼,满目严肃:“新郎新娘,请向我宣誓。”

叶修质疑地看着他,吴雪峰表情平静,意思是你刚才一定听错了,其实你什么都没有听见。

不愧是跟兴欣一桌坐太久了,他暗自捶胸顿足,那画风感染力太强,连着自己一个路人都感染的不太正常。

吴雪峰转向韩文清:“你愿意与叶修结为夫妻,不论她是否退役,不打扫卫生,吃得多,嘴贱都不离不弃,永远与她在一起吗?”

韩文清:“……”

叶修:“……”

韩文清:“……愿意。”

吴雪峰点点头,转向叶修,又忍不住回头对韩文清说:“你不要勉强。”

“……”

他又问叶修:“你愿意与韩文清结为夫妻,不论他是否长得凶,天天收拾你,不让你玩游戏还几次扬言要砸你电脑,你都会云淡风轻,与他永远相伴吗?”

叶修:“不能……能……不、我、我尽量吧。”

韩文清:“……”

吴雪峰:“……不是我说啊,你们这真的能结婚过日子吗。”

收获两个“你管我我可是自由恋爱”的表情后,吴雪峰算是嘴炮上报了一箭之仇,接下来他老老实实分发起两个小红本来,一人一个,捧在胸前。又道:“现在新郎新娘可以交换戒指了。”

韩文清回头,中国好副手张新杰站在后方,适时地递上了戒指枕,并不陌生地女款戒指就躺在绒布中央。

叶修也回头看苏沐橙,苏沐橙一脸无辜地站在她身后,晃了晃空荡荡的双手,凑近叶修耳朵悄声:

“你刚没给我戒指啊……”




tbc.

大家好我来刷个屏,我还活着...( 看起来还有好几章才能完结的样子,脸疼....
  481 19
评论(19)
热度(481)

© 老韩你快冲他乐一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