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韩你快冲他乐一个

爱韩叶爱生命
凹凸小号:http://shinngurenn.lofter.com/

 

[韩叶/单方性转]良辰吉日 20

*叶修单方性转注意

爆字数了居然,那下章完结(

——————————————————————————————————————

20.

“新娘请站到新郎旁边,做出幸福的表情,眼神向前看,表现出对新生活的憧憬……对,趴在你先生背上,手向前指——叶小姐!表情请活泼一点,对,笑开——笑开——笑太开了收一点!”

“好的,韩先生请看向镜头——对、对不起,请看向镜头左边……”

从早上拍到现在,这对新人有够麻烦的,摄影师心累地想。

 

“好的好的,最后一张了——提起精神!”

照着摄影师的指示,叶修提起层层叠叠的婚纱下摆在身前卷成一团,韩文清把左手放到她腰上搂好,右手一捞便把叶修整个人抱了起来。

叶修接过助理递来的捧花,把花束凑到下巴边。

“好了,拍吧。”她吩咐。

摄影师举起摄影机,又放下了。

“叶小姐,婚纱照要表现出的是——”

“一对新人终成眷侣的幸福与羞涩,对吧。”叶修眼皮也没抬地接话。

“对对对,所以把腰背挺直,不要整个人偎进你先生的怀里。”摄影师没客气,“眼神有光一点!以你的精神面貌这拍摄效果出来就像被绑架一样。”

叶修:“……”

她猜韩文清的气质跟这最终效果也逃不了干系。

韩文清若有所思,他左手一转,搂腰的力道大了一些,叶修整个人往前一挺,脸栽进花束里。

她从花瓣里抬头看了眼韩文清。

抱着她的人好好的用发胶打理了头发,稍修了修那双尤其犀利的眉,鼻梁挺拔,嘴唇锋利地抿成一线。叶修的回忆里他不论何时都在抿嘴皱眉,用这线条硬朗的唇来指挥战队,来布置战场,指导学员。

在没人知晓的黑暗里,他也曾用这两瓣分明是柔软的唇来吻她。

叶修没办法停止回忆,她现在正穿着垂地拖沓的婚纱,与交往近十年的韩文清拍婚纱照,这些照片将会被挂到他们共同的新家里,从此以后他们的生活将一直交织在一起,不再是几天,也不是几个月。

她想她有一点点紧张。

韩文清注意到了她的目光,也低头看她。

叶修见他质疑的眼神,忍不住微笑起来。是了,她愉快地想,韩文清也和她一样。

“老韩,”叶修声音温温柔柔,稀奇的很:“这么多年,你都没变。”

她的指尖轻轻磨蹭过韩文清的下唇,韩文清挑眉。

“你在想什么,你也没变。”

摄影师没等到他们摆出该摆的造型,却发现从拍摄开始就又不配合又没默契的这对新人此时的气氛与之前都不太一样,他悄悄转了转镜头。

咔嚓。

 

 

 “这种照片摆在客厅太不好意思了,拿下来拿下来。”

韩文清胳膊举了一半,又无奈的放下来。

“那你说贴哪张。”

从韩文清手里取下那张放大的偷拍照,叶修指指身后同样裱好的君莫笑和大漠孤烟海报。

“贴这个,联盟专门给咱做的。”

君莫笑和大漠孤烟在红色背景图案里手拉着手,喜气洋洋的。

韩文清略一思忖,接过沉重的装框。

“行。”

叶修蹲在地板上打量那张抓拍到的照片,回想起年轻摄影师自信满满展示的样子。

“就这张,就这张是这次最完美的作品!感情丰沛,动作缠绵!回去挂在客厅、卧室,多浪漫!”摄影师啧啧地咋舌,递照片的动作不依不舍。

叶修拿住了底片,他还是不放手。

我们影楼能留张照片贴着吗?”他锲而不舍地问,全然不知后来这张照片会使影楼成为荣耀粉丝的著名景点。

——韩队和叶神拍婚纱照的地方。

 

叶修抱起照片,起身环顾他们的新家。

韩文清房子买在Q市,离霸图不远的市内地段。叶修前一阵刚刚退役,心甘情愿地当了甩手掌柜,陈果像捧着出炉的山芋一样捧着君莫笑的账号卡,不知道该供在哪里好。左顾右盼到最后还是落在了关榕飞手里,叶修得知后在千里之外表示非常担心千机伞的安危。

 

新房的面积足够大,叶修十来年没感受过一个人住一套的宽敞,初次到家时她绕着屋子晃了整整一圈,啧啧道“不愧是联盟的最高工资,这间比我在上林苑住的不知大多少。”

韩文清知道她没有提开荒时期和苏家兄妹共同挤住出租屋,嘉世时期只住集体宿舍,更不用说这两年在兴欣阁楼间那段身体都躺不直的时期。

他倒是不会说出心疼叶修这种话,开荒时期谁都不易,他也经历过那样的艰难,韩文清能做到的,就是在现在给叶修最好的。

叶修绕着屋子左右转悠,先绕到书房摸起了电脑,发现鼠标和键盘是她习惯的型号,嘴角带笑。

她又绕到卧室,韩文清早已经摆好了大件家具,卧室的床铺既大又软,叶修脱了鞋试探地踏了上去,接着五体投地地扑上床,沿着羊绒毯从床头滚到床尾,最后大字躺在床上,满足地叹息一声。

“以后住这,我就再也不要出门了。”

韩文清走近,“你试试。”

“好床啊好床,韩队很懂生活享受。”叶修转移话题,翻身拉住韩文清垂下的一只手。

韩文清反手握住,看见叶修闭着眼冲他笑。

“韩文清,以后我们就该非法同居了。”巨大落地窗外的夕阳照进来,打在叶修侧身,延伸到他们交握的手上。

韩文清嗤笑,用指腹揉了揉叶修手上熠熠生辉的戒指。

“是合法同居,叶修同志。”

 

叶修站在床上踮起脚尖,打算把那张缠缠绵绵的摸唇照挂在大床上方。

这照片太腻歪了,她想,不知道联盟那些人来家里会是怎么个想法。

韩文清钉子订的太高,叶修踩在床上半天都够不着,相框沉重,她觉得手酸腰痛。突然床垫一歪,后面又站上来一人。

韩文清从她背后伸出双手,扶住相框,用一个拢住叶修的姿势将相框挂了上去。

叶修回头冲韩文清头顶笑,刚才他正整理房顶,房顶的白色粉刷飘散了一头。叶修抬手把白灰两下拍掉,揽下韩文清的头与他碰了碰双唇。

 

夕阳下的卧室,相拥的两人,新的生活……韩文清脑中少有地浮起了一个个柔软的词汇,叶修,现在就在他怀里,他们在打扫之后要共同生活的新家,他们正在接吻——

 

叶修抿着嘴把韩文清脸推远了点。

韩文清:“……”

"不是我说啊,“叶修拿袖子蹭了两下嘴,”天花板那白灰掉的也太厉害了,我吃了一嘴,行不行啊这装修公司。”

韩文清无语地拿开脸上那只手拉到自己颈侧,转而低头吻了吻叶修脸颊。

“那这样行了吗。”

叶修摸了摸脸,感觉被吻的地方有点发热。

老韩今天怪怪的,感觉有些体贴啊……

叶修灵机一动,拽着韩文清下床,拾起剩下的几个相框冲韩文清晃了晃,“既然今天这么积极就和我一起把照片挂了?挂一张亲一下~”她飞了个吻。

韩文清转身就走,开玩笑,他天花板还没擦完。

叶修:“……”

 

果然到手就不用追了,叶修心痛。

你还没到手呢,韩文清,天真。

叶修冲韩文清的背影挥了挥手上的抹布,“老韩——你要不帮我挂相框,我就不和你去领证了!”

背影一顿,接着韩文清凶神恶煞的脸转了过来,叶修笑了。

他几步走上前,一把抽走叶修手上的相框。

“你再说一次试试?”

叶修右手拎着块抹布,当成手绢像小宫女一样冲韩文清假模假式地做了个揖。

“皇上,”她慢条斯理,“帮小女挂个相框。”她拿抹布装模作样地擦了擦韩文清的手。

被擦墙的抹布抹了的韩文清:“……”

叶修笑眯眯地看着韩文清黑着脸挂相框的背影,弯腰扶住了他脚底下的椅子。

“老韩,”过了一会,她沉吟,“无以为报,小女只好以身相许了,就明天吧。”

韩文清身形一晃,差点摔下来。

他转头,叶修一脸无辜,还冲他咧了咧嘴。

“你准备好了?”韩文清下了凳子,眼神没离开叶修,生怕她反悔。

“我准备好啦。”叶修挤了挤眼。

 

 

冬休期的职业选手群,冷冷清清。

 

君莫笑:[图片]

 

夜雨声烦:这什么这什么,图片加载的怎么这么慢,好慢好慢好慢好慢好慢好慢,我都两行字了怎么还没加载出来老叶你发的什么破玩我艹艹艹艹艹艹!!!!!

 

百花缭乱:啊……这小红本,我感觉自己快瞎了。

 

海无量:啊,这三个烫金大字是什么……我怎么不认识……

 

君莫笑:羡慕吗?

 

夜雨声烦:谁嫉妒了谁嫉妒了谁嫉妒了别逗

 

再睡一夏:羡慕谁也不会羡慕你啊

 

百花缭乱:就是!

 

王不留行:我看你有被韩队收拾的面相

 

索克萨尔:^-^附议

 

大漠孤烟:结婚了,谢谢大家。

 

沐雨橙风:恭喜恭喜~姐夫好~

 

石不转:恭喜队长,嫂子好。

 

夜雨声烦:嫂子好

 

王不留行:嫂子好

 

一叶之秋: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嫂子好

 

一枪穿云:嫂子好

 

无浪:恭喜韩队,嫂子好

 

包子入侵:老大的男人!大哥好!

 

君莫笑:你们……包子……[/再见]

 

海无量:作为娘家人还是心疼一下你……

 

风城烟雨:我是真没想到叶修居然是我们几个女人里最早结婚的...

 

王不留行:+1

 

索克萨尔:+1

 

迎风布阵:+1

 

君莫笑:呵呵,我还早恋呢,嫉妒吗。

 

百花缭乱:嫉妒个屁!小小年纪不学好!就知道谈恋爱!

 

夜雨声烦:天天不跟我PK我懂了原来是去跟韩文清真人对打了,联盟内部消化而已有什么了不起老叶你得意的太早!

 

君莫笑:别不服,有本事你也内部消化一个啊。

 

夜雨声烦:老叶你正在一个充满了光棍的群里拉仇恨你知道吗,要感受FFF团的怒火吗你这脱团狗!!

 

大漠孤烟:感受什么?

 

夜雨声烦:没什么没什么祝韩队和老叶百年好合白头偕老阖家欢乐早生贵子

 

君莫笑:出息呢黄少天

 

海无量:早生贵子,老叶,说你呢

 

君莫笑:……

 

海无量:娘家人嘛对不对,韩队该考虑这事儿了,不用谢我,深藏功与名……

 

 

 

韩文清看看聊天记录,又看看叶修,若有所思的摸了摸下巴。

 

叶修拉黑了方锐。

 

Tbc.


  464 20
评论(20)
热度(464)

© 老韩你快冲他乐一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