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韩你快冲他乐一个

爱韩叶爱生命
凹凸小号:http://shinngurenn.lofter.com/

 

[韩叶/短篇]风流大盗俏民警

好久不见,玩游戏毁一生(

摸个神经病鱼,看标题就很神经病,一发完结。

===================================================


教堂里,一位年轻人正向神父诉说着什么。


“......我就说你可以把我们的老店的地皮买了但你不能扩张啊谁知道那家伙想把我们门口那棵树也拔了,我这两天才想起来那树上有了不得的东西啊我靠我刚想偷偷爬上去拿回来...神父?神父你在听吗神父?”

神父张新杰揉了揉眉心:“你是说有人买下你们老店地址的咖啡店想要砍你们的树?叫什么来着,微博?”

“微草!”年轻人纠正,“那个大小眼总盯着我们蛋糕店的配方不放,我就跟老板说什么时候如果他来偷配方也没什么好惊讶的,结果他买了地就要砍树啊!我们配方被他发现了就完了!”

“等等,砍树和你们的配方有什么关系?”

“我们老板说要藏个好地方然后店里小学徒就把配方藏树上了,那小子个子不高人还挺机智的谁会想到去树上找秘方,所以我说那咖啡馆的大小眼就是个神棍,这都被他发现了!”

年轻人说着拉住张新杰的手,“听说你们教堂很靠谱啊来这里祷告特有用,我就来了,你一定要帮我啊神父!”

张新杰默默抽回手,“主已经听到了你的祷告,”他拿出个小本,“蓝雨蛋糕店的黄少天先生是吧,主会为你主持公道的。”



目送黄少天离开,张新杰冲耳机对面道“新活,刚我们说的都听清了吗。”

叶修掏掏耳朵,“你等会。”

“你说什么?”他对面的片警一竖眉毛。

“没啥没啥,”叶修推着辆自行车,“警察同志,我保证以后再也不把车停你们警局门口了。”

“是不能半夜停警局门口。”片警韩文清叹了口气,“你也知道君莫笑,那个惯偷,最近活动越来越频繁了,下班就回家老实待着。”

“不是说君莫笑行侠仗义劫富济贫吗。”叶修笑。

“再正义偷窃那也是违法。”韩文清皱眉头,“还起个雅号,真当自己是个侠呢。”

叶修:“.......”


君莫笑,近几个月来都市传说一样的存在,主要事迹有帮民工讨工资——用偷的,帮警察抓逃犯——打晕扔在警局门口,帮店家寻找失窃的珠宝——悄悄再偷回来,等,总之神出鬼没,以暴制暴,其他人都觉得干脆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算了,韩文清却不干。


这是扰乱社会治安,不抓他抓谁。韩文清一拍桌子,警局马上立了案,也有小半年了,但就是抓不到人。

叶修把手里的盒饭往韩文清怀里一扔,拍拍他肩:“得了,你的宫保鸡丁,看你辛苦不收你跑腿钱。”

韩文清掏出15块钱,打开盒饭闻了闻:“新厨子做的?”

叶修已经跨上了自行车:“新来的,叫包子,做饭可好吃。”



叶修骑在路上,给张新杰去了个电话,“这次要干啥?黄少天废话太多,刚没仔细听。”


“帮助蓝雨蛋糕店的黄少天,把微草咖啡厅门前树上的蛋糕配方取回来。”张新杰看着小笔记本,“顺便一提,微草为了庆祝开业准备今晚在咖啡馆内开个小型聚会,明天,那棵树就要被砍掉了。”

叶修啧了声,“意思我要在老韩面前爬树?”

“放心,”张新杰道,“以他对你的熟悉,你醉酒后爬树的表现也不是很难接受。”

叶修:“......”



叶修骑车到兴欣快餐,老板陈果系着围裙叉腰站在门口,见了叶修没好气道:“进来刷碗!明明老魏才是送外卖的,警局是有你相好是怎么的次次送餐这么积极?”

“嗯嗯嗯。”叶修点头往里走,不知道是承认该老魏送餐还是老相好在警局。


韩文清进了食堂,同事张佳乐凑过来,“哎呦,爱心午餐,又是老叶送的?”
韩文清点头:“15块钱的爱。”

“不是我说,”张佳乐端着餐盘坐到旁边,“每次只有你点单是老叶送来的,你说怪不怪。”

韩文清不置可否,掏兜找纸巾。

“哎,”张佳乐叫,“你掉东西了,我看看......卧槽。”

韩文清看过去,他手里拿着张薄薄的破纸,写了几行丑的很别致的字:


亲爱的警察同志:

       今天我要在微草的聚会上抢走王老板重要的东西。

                                                                       行侠仗义的君莫笑



“又来了。”张佳乐感慨,“你说他干嘛每次都要给你发个预告?跟找你出去约会似的。”

“他这是挑战权威。”韩文清黑着张脸,什么时候塞他兜里的,“今晚不去不行了。”

“你说王杰希最重要的东西是啥?”张佳乐饶有兴味地摆弄着那个纸片,“节操吗?他种的那个小花坛吗?”

“管他是什么,”韩文清几口把盒饭解决掉,站起身,“一会开会,今晚一定要抓他现行。”



叶修下班后迅速溜达到社区教堂里,他和张新杰面对面站在祷告台前作祈祷状,虔诚道:

“祝愿我们能够顺利完成任务。”

两人沉默了一阵。

“不是我说,”叶修插话,“每次我们都要这么来一次吗,怪耻的啊。”

“当然。”张新杰义正辞严,“这是我行动的准则。”他又看向叶修,“你还有话没说。”

叶修苦着一张脸,“这次能不说吗?”

张新杰静静地看着他。

叶修叹息,闭上双眼双手合十:“主啊,原谅我用这种方式......行侠仗义......”

耻哭了,叶修心想,张新杰太可怕了,以后再也不来了。

张新杰满意点头:“去换衣服吧。”



王杰希文艺地在咖啡馆前种起了花,并在门外摆好了桌椅。对面虚空网吧的李轩和吴羽策先到一步,和同样早到的轮回时装店几人聊了起来。
李迅暗搓搓地凑到王杰希旁边,“王老板,我听说了一关于您的八卦。”

“哦?”王杰希剪了两枝玫瑰,“什么样的八卦?”

“您听说过君莫笑吧?他今晚好像要对您下手了。”这是从警局的八卦好碰友张佳乐那听来的。

王杰希把玫瑰插到花瓶里,“但我并没做什么亏心事,他要是想来参加我的聚会,就尽管来。”

他摘掉手套,抚过大一点的那只眼睛“但如果他对我的花草有非分之想,我就让他再也无法出现在这条街上。”

在店里打工的高英杰捂住了脸。


李迅觉得这个花草厨王老板有点烦烦的。



叶修在工作服外套了件大风衣,到达咖啡店时聚会已经开始了。

孙翔唐昊和包荣兴三个人站在临时搭起的小台子上,包荣兴举着个麦克风,

“那么我们三小虎就再来一首狮子座,献给蓝雨蛋糕店的狮子座!”

底下的黄少天大骂一声我靠。


叶修左右观察了一下,韩文清和几个同事围坐在一张桌子前,视线在王杰希周围打转,小圆桌勉勉强强盛下几个一米八多的大男人,显得拥挤的不行。


他又向上看,王杰希店内二楼的窗户离树顶很近,以叶修的体能还是爬窗成功率大点。

他绕开人群上了二楼楼梯间,在背着的大包里摸索了一会,捞出来一只小狗。
叶修抱着小狗,与它平视。

“小点,”叶修严肃,“一会要是有人上来,你就咬他。”
小点:“汪!”

叶修脱了风衣,看着自己身上风骚的西服,再一次质疑张新杰是来玩他的,粉色的领结点坠在脖颈,修身的暗红燕尾服包裹着身体曲线,膝盖下方一双高筒长靴,每次系鞋带都费老半天劲。

叶修踩着有内增高的靴子往窗口走,踏上窗台,晃悠悠的踩上了窗边树枝。
树有七八米高,叶修趴低身体,猥琐地向树中央挪动。

“张新杰,我觉得这活应该打给消防员。”叶修挪动了一小段距离,气喘吁吁地对耳机低声。

张新杰站在咖啡厅外往上看,层层树叶挡住了叶修身影。他喝一口咖啡。


“叶修,韩文清有行动了。”
叶修呵呵一笑,“不用担心,我可是有狗的人。”


转眼他已经挪到了树中央,叶修伸出手到树洞里掏啊掏,取出一个精致的小盒子。
“拿到了,引开老韩注意力。”


“放心,他还在楼下。”

叶修开始一步步往窗口挪,小点一声也没出,好像挺安全。

树杈摇摇晃晃,吃力地承受着一个人的体重,树叶簌簌落下,掉进树下张新杰的咖啡里。

张新杰:“.......”

叶修兜里揣着小盒子,嘴里叼着个小手电,乱糟糟的树叶左右划着他的脸,伤口火辣辣的。离窗口还剩一小步,他的一只手已经够到了阳台,左脚顺势向上一跨,就听见另一只脚下“咔嚓”一声,树枝终于不堪重负的断了。

叶修一声“卧槽”还没发出,身体便不由自主地向后倒去。耳边除了快速掠过的风声,还有极速靠近的脚步声。

扒在窗台的一只手被紧紧握住了,在被叶修的体重向下猛的一坠后,稳稳地拉住了他。


一把低沉的声音响起,“没受伤?”


叶修吊在半空惊魂未定,抬头吃力地向上看,就看到韩文清黑着张脸,半个身子跨出窗外,肩上还趴了只狗,兴高采烈地冲他“汪”了一声。

叶修:“......”这个叛徒。

韩文清三两下把他捞上来,打量了一眼他的打扮,嫌弃地扯下了粉红色的领结随手一扔。

叶修:“......”
他搓搓手,有些踌躇:“...你没什么想问的吗?”

韩文清抱着手,“我大概都了解了。”他指了指叶修耳朵,“从那知道的。”
叶修耳边同时响起张新杰的声音,“对不起,我是卧底。”
叶修:......你电影看多了?

韩文清又道,“放长线掉大鱼,你从几个月前与苏沐秋停止合作后我们就已经步好网了。”


苏沐秋是叶修曾经的合作对象,两人一起行动了不短的时间,但自从苏沐秋决定陪自己妹妹出国留学后,独自一人的叶修就再没机会出来活动。

韩文清不紧不慢:“那时候你还叫一叶之秋?苏沐秋自己与我们取得联系后我们才安排张新杰靠近你的。”


叶修:“...那小子卖队友还挺快。”


“苏沐秋是在保护你。”张新杰在耳机对面道,“你们的敌人不在少数,在警方保护下孤身一人的你反而会更安全一点。”他扫视了一下四周,店里有几个人的视线似乎从未从楼梯附近离开过。


“那怎么个意思?”叶修半靠着韩文清嘶嘶吸气,他的腿在下落的过程中撞伤,淤青了一块,“你是来抓我的还是来保护我的?”


“先抓你,”韩文清哼笑,“从此以后就再也没有君莫笑了。”

他把叶修扶到旁边坐下,脱掉叶修长靴拉高长裤,按揉了一下他的伤口,在叶修突起的痛叫中开口:“然后你还是兴欣快餐那个送外卖的,什么都没变。”
叶修抽不出腿,只能让韩文清折腾,“然后我也成卧底了?你们人民警察真是好大一步棋啊,这次事件不会也是为了逮捕我瞎编的吧?”


“这倒不是,确实是个真正的委托。”韩文清看着叶修手里的小盒子。“不知道喻文州怎么会把这么重要的东西放在树上。”


叶修被韩文清扶着站起:“也亏了是你来了,爬树我是真不擅长。”

韩文清把那件风衣给他套上,他就顺势揽上了韩文清肩膀:“其实我喝醉了,警察同志。

韩文清架住他的胳膊,声音带着笑意:“醉酒闹事,跟我到警察局走一趟。”

他们两个悄悄下楼,穿过人群,与王杰希说明叶修的“意外情况”后,掠过蓝雨几人,开门离去,消失在夜色中。


黄少天刚和徒弟卢瀚文合作了相声报菜名,兴高采烈的走下来想跟喻文州说话,就看见喻文州拿着什么东西,若有所思。

卢瀚文啊的惊呼了一声,“黄少!老板手上拿的不是我藏树上的配方吗!”

黄少天瞪大了双眼,“卧槽卧槽卧槽?老板你哪来的?不是应该还在树上吗?”
喻文州打开盒子,笑了笑。

“也许是上帝显灵吧。”




叶修坐在警车上,呲牙咧嘴地让韩文清上药,突然好像想起什么好玩的事儿一样笑了几声,韩文清像看神经病一样瞪他一眼。

“老韩,你知道那个盒子里的纸条上写的什么吗?”叶修憋笑问。


“不是配方吗?”韩文清心不在焉地回答,“你还偷看了?”

“我顺便看了眼,嘶轻点——”


“写什么了?”


“‘要用爱去做好每一道工序,这就是蓝雨唯一的秘籍'”叶修压低音色装模作样。

“最后还写着‘by蓝雨创始人魏琛’,这玩意被喻文州拿出来当成秘方给黄少天看,心也是够黑的,我猜真的配方还在他手里压着呢。”叶修笑的不行。


“说起来,老板,”黄少天珍珍重重地把小盒子放好,仍有些疑问,“魏老大真的只告诉你这些啊?这真是什么秘方吗?”
“是真的,”喻文州微笑,“魏哥告诉我的这句话,恐怕才是真正的真理吧。”

“我们应该好好感谢魏哥。”
“我一定要回去嘲笑老魏。”

台上魏琛两只蝴蝶唱了一半,没忍住打了个喷嚏。



“他们走了。”吧台边,江波涛注视着门口的方向,回头低声。”


“君莫笑也没什么大不了嘛,从此以后还是看我们轮回吧!”孙翔哼笑。


周泽楷:“嗯。”

“其实小孙,”江波涛怪担心了看了孙翔一眼,“我还是不明白为什么你坚持要用一叶之秋当作称号,会与曾经的那个一叶之秋混淆吧?”

孙翔脸一红:“一叶之秋隐退了,我要让这个名号重振江湖啊!”谁少年时代没个偶像呢,孙翔中二年纪时的江湖之梦全都是一叶之秋的回忆。


周泽楷蛮赞同的看了孙翔一眼,江波涛苦笑着摇摇头。



“据我观察孙翔不是曾经的一叶之秋。”吴羽策看着轮回几人的方向,端起杯子假装喝水掩饰了一下。

“我也这么想,”李轩沉吟,“以前我们在他身上吃了多少亏,这么阴险的一个人,绝不会像那小子一样好套话。”


李迅刚接了个电话,快步走回来。
“君莫笑被抓住了,”他低声同两人说,“他也不是一叶之秋,还是转移目标,把视线放在轮回身上吧。”


李轩啧了声,“下次孙翔来虚空上网,对他身份证做点手脚,别让那个副手发现了。”

聚会在一片和气,风平浪静下结束了。




炎热的中午,叶修蹬着自行车吱吱呀呀地骑到警局门口。

“叫你们韩队出来取餐!”他冲门口的小警察吆喝。


韩文清穿着制服,两三下下了楼梯。

“你的鱼香肉丝,15块钱,”叶修把盒饭冲韩文清一扔。

“还有,为了庆祝你破获大案,有礼物送给你”叶修神秘兮兮地一笑,从背后拿出个东西。
韩文清挑眉,接过那朵日晒下有点蔫的玫瑰花。

“哪儿来的?”

叶修一笑:“路过王大眼的花坛时偷偷摘的。”

韩文清摇头,任叶修把蔫头蔫脑的玫瑰插在了他的制服侧兜里,揽过他的头吻了过去。
许久,叶修撑着韩文清的胸膛气喘吁吁地笑,“这可在你警局门口呢,大庭广众耍流氓小心警帽给你摘下来。”

韩文清也笑:“那我也去你们饭馆打工吧。”

“别,千万别去,又领回来个拿工资不干活的老板娘非把我打死。”

“不干活的只有你。”


叶修离开后,韩文清一掏兜,果不其然有张废纸一样的纸条。

亲爱的韩文清同志:

我该光荣退休了,下次带着手铐来抓我。

PS.你们张新杰警官的品味实在有待提高。
                                                                                      退休的君莫笑

韩文清笑着叹口气,觉得也该找个时间去买个戒指拴住他的大盗了。


叶修推着车回到兴欣快餐,陈果站在门口,拿着份日报,大红标题上书‘君莫笑已被警方拘留,警察提醒市民遵纪守法!’几个大字。

陈果看见叶修,凉飕飕道,“又去警局看相好去啦?满面春光的,钱收没收?”
叶修推着车,愣住了。

“哎哟,”他心虚,“忘了要钱了。”

“...叶修。”

“...老板娘饶命。”




王杰希拿着小花洒,感觉自己的花丛有什么不对劲,他仔细数了数,发现作为研究使用的珍贵玫瑰花少了一枝。

高英杰站在他身后,犹豫道,“师父,这花,好像是兴欣的叶修摘的...”


王杰希平静,“不愧是一叶之秋,听说他现在在为轮回办事?”


“好像是的...”


“那么我们下次就邀请轮回来喝茶吧。”王杰希轻声,“让他们知道知道这一朵花的价值。”

作为模特的孙翔站在阳光明媚的轮回时装店外,打了个冷战。


END

======================================================

其实这是,圣少女PARO((((((((( 

原梗自动画26集,已经改的看不出了,当原创看也没问题的(


  183 22
评论(22)
热度(183)

© 老韩你快冲他乐一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