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韩你快冲他乐一个

爱韩叶爱生命
凹凸小号:http://shinngurenn.lofter.com/

 

[韩叶/单方性转]良辰吉日 17

一求婚就爆字数..完结倒计时!

*叶修单方性转注意

*挺粉红的,也注意下吧(

————————————————————————————————————

17.

第十赛季结束,假期到来,职业选手陆陆续续地收拾行李回家,各个战队的训练室里只坐了几个人。

职业选手群里很平静。

在线的都在各自训练,看电视剧,上网,没有人说话。

直到君莫笑突然发了条消息。

 

君莫笑:群公告改了,大家该看的看看啊。

 

张佳乐坐在训练室里看电视剧,顺便瞟了一眼公告栏,差点没被薯片噎死。

群公告上挂着几个字:韩文清和叶修,结婚日期预计2月1日,地点待定,欢迎参加。

张佳乐一个“卧槽”还没打出去,聊天窗口就被人刷屏了。小选手们拜大神拜了一半,都被群公告吓的手抖,发了一串乱码出去。

虽然之前私底下八卦过无数次,但进展如此之快却谁都没料到。叶修?真要和韩文清结婚?这日子还能过吗想想都快吓哭了。

夜雨声烦:我屮艸芔茻发生什么事了叶修你不是去参加什么访谈了吗?公告栏真的假的你不要逗我,你要真和韩文清结婚了我真是又要相信爱情了..

百花缭乱:....我不信,叶修你一定今天没吃药

索克萨尔:叶队和韩队去参加第一赛季选手的访谈了,发生什么事了吗。

王不留行:被逼婚了?

君莫笑:……

王不留行:开玩笑的。

君莫笑:大眼你好机智啊

大漠孤烟:没错,就是我逼迫叶修结婚了

大漠孤烟:我拿了张一千万的卡,跪下求她

大漠孤烟:她不同意

大漠孤烟:我又拿出来一个鹅蛋大的钻戒

大漠孤烟:她还是那么坚贞不屈

大漠孤烟:我就用强了,没人能逃过我韩文清总裁的手掌心。

百花缭乱:……

夜雨声烦:…………………………

王不留行:……

一枪穿云:不是。

一叶之秋:什么不是??听不懂,倒是韩文清比我想的厉害多了。

无浪:队长意思是这话应该不是韩队说的

索克萨尔:应该还是叶修前辈。

君莫笑:啧,你们太天真了,老韩的可怕你们哪能知道一半?

君莫笑:他残忍的夺走了我的节操!可怕!

百花缭乱:你有那玩意吗

再睡一夏:呵呵。

大漠孤烟:我就是韩文清,我来告诉你叶修被我承包Ldojfosidjfdmkdmdskfksdj

夜雨声烦:我去去去去去叶修叶修叶修?这是什么展开??

迎风布阵:我在现场,刚刚老叶拿韩文清手机发QQ被发现了...

迎风布阵:现在已经被拖走了[祈福]*

百花缭乱:[祈福]

王不留行:[祈福]

索克萨尔:[祈福]

一枪穿云:[祈福]

无浪:[祈福]

石不转:公告栏的消息是真的,我是此次仪式负责人,请准备参加的人报名,由我来安排座位。

百花缭乱:....居然是真的,我就坐在霸图居然还不知道。

海无量:我就坐在兴欣居然还不知道...

沐雨橙风:预定地点在H市,欢迎参加^ ^要带彩礼来哦~

一叶之秋:太黑了...你不如就让韩文清搬个凳子坐门口吧?妥妥彩礼收回本。

一枪穿云:……

无浪:小孙,会被韩队看到的...

海无量:[祈福]

沐雨橙风:[祈福]

 

叶修被访谈回来的韩文清一胳膊肘架走,边走边无谓的挣扎了两下。

韩文清翻了翻聊天记录,“...我就是这么跟你求婚的?”

叶修挣扎不成,在韩文清怀里换了个舒服姿势,“差不多嘛不是。”

“差多了。”韩文清黑脸。

“差不多!我给你数。”叶修煞有介事地伸出食指,”你看,你是不是给我了张卡?你是不是给了我个戒指?日期地址是不是你订的?说你总裁有理有据.."

说的你不愿意要似的。韩文清听惯了叶修说瞎话,连反驳都懒得张嘴。

 

第十赛季结束后,陈果大手一挥,带领全队到度假村放松休息,重点犒劳功臣叶修,叶修在度假村好吃好喝了一个星期,都快把答应好韩文清的事儿忘了。

还好她也没那么没心没肺,一个电话把远在Q市的韩文清也叫了过来。

韩文清刚到地方,就遭到了兴欣惨无人道的围观,包子叫着“真不愧是老大的男朋友一看就很能打”,被陈果无语地拉到旁边教育去了。

方锐和魏琛一脸猥琐地问韩文清和叶修关系进展如何了,准备啥时候办喜事儿要孩子啊,你们的后代保准是个奇才,绝逼是联盟未来。韩文清听他们扯了一路,只听进去了“要孩子”三个字。

乔一帆和罗辑中规中矩地和前辈打了个招呼,把韩文清带路到叶修房门跟前,半路遇上唐柔和苏沐橙,苏沐橙笑笑地招了招手,唐柔却是郑重其事地道希望韩文清能多留几天,一能多和叶修在一起待几天,二是最好与她在荣耀上切磋几次。

韩文清一路过来算是真正了解到了兴欣的物种多样性,心想也就叶修能领出这么一支神奇的队伍。

 

站在叶修房门前,韩文清先摸了摸外套口袋,才抬起手敲了敲门。

几秒之后门后响起一声懒洋洋的应答,然后是拖鞋在地上磨蹭的声音,锁被卡擦一声打开,露出个披头散发的脑袋。

叶修随便扒拉了两下刘海,“来了啊?”

韩文清点头:“来了。”

叶修给他开个门后就径直往床边走,头朝下直接趴到床上。韩文清知道她决赛后累,但看她懒成一滩的样子还是看着心烦。他把被子往叶修身上扯了扯,到浴室洗澡去了。

叶修一躺下就睡到晚上,一睁眼就看见韩文清在灯下看她,手指在她脸颊旁边。

她顺着抚摸的力道蹭了蹭韩文清的指腹,眼睛又闭上了。

“饿不饿?”她听见韩文清问。

叶修睡了一下午,此时倒也没有空腹感,灯罩将灯光晕染的一片朦胧,她在韩文清掌心里摇摇头,想把他也拉到床上来,却被脑后的手掌一托,被他支着半坐起来。

叶修睁眼看韩文清逆光的脸,挺拔的眉眼被暧昧的阴影衬得顺遂了许多,韩文清一言不发,手指在口袋里摸索了两圈,还是拿了出来。

“多少吃点东西。”韩文清示意叶修看桌上。

叶修笑的狡黠:“韩队,不然咱们先办正事儿吧。”她手指摸索着扣上韩文清的右掌,手心里干燥温暖,还有个硬硬的小正方体。

韩文清半是无奈地瞪了她一眼,把红色的绒布小盒掏了出来。

“……叶修。”韩文清组织了一下语言。

叶修从他拿出小盒子开始就没再说话,无论口中多么从容,心跳还是出卖了她此时的紧张和无措。

她几乎是目不转睛地看着韩文清打开了盒子,露出里面发着光的东西。

这东西她不止一次见过,每次荣耀得到冠军时她都会收到这样一个小东西,但以前的粗糙,尺码不合,都是统一样式的,而现在面前这个却洁白细腻,不用看也知道一定是她手指的尺码。

“叶修,这是属于你的,”韩文清也有点结巴、“当然也有我的..我是说,"

叶修感觉自己快要不能动弹了,她愣愣地看着韩文清嘴唇一张一合,反应不过来他在说什么。

"你愿意戴上这个,”韩文清把叶修的左手捧起来,“成为我的恋人吗?”

韩文清也在紧张,心脏在运动服下砰砰地跳动,他的头脑一片热,眼前只剩下叶修的手和她傻愣愣的脸。

但他的手还是平稳的,戒指被他握在拇指和食指中间,静静地闪着莹润的白光。

两人之间的空气都静默了一会。

“好。”叶修听见自己的声音,她伸出五指,感觉到无名指上温凉的触感,是韩文清把戒指给她戴上了。

 

两人傻乎乎地保持姿势对视了半天,叶修才找回自己的声音:“……你自己那个呢?”

韩文清晃了晃左手。

我去,叶修腹诽,居然自己给自己戴上了,挺着急的。她呼噜了一把头发,把韩文清的戒指拔下来,又按样子戴了回去。

“好了。”叶修满意地笑,“这就算弄完了,咱们吃饭吧!”

韩文清表示吃吧,他先看会儿戒指。

 

之后两人躺在床上,叶修瞪着手上的戒指猛看。戒指造型简洁大气,线条流畅,充满了韩文清的风格,戒身光泽滑腻,泛着柔软的暖光,叶修不懂这些首饰的牌子,只觉得韩文清这个壕绝对没买便宜货。

韩文清本是平躺着,又在她身后翻了个身,叶修整个人都被拥进了后面的胸膛里,后面的人把手臂伸到前面来,手中拿着一张银行卡。

“干嘛?”叶修笑着往后靠了靠"现在就开始上交工资啦?”

韩文清说话间气息打在她脖颈上,“准备买房子的。”

“我去,”叶修愣,“你这都准备好了?多少钱啊?”

“一千万。”韩文清轻描淡写,叶修吓得卡都掉了。

她缓缓转头。

“土豪,娶我。”叶修严肃。

就两年多年的工资,韩文清还就真不在意,他把卡往床头一放,把叶修往怀里一搂。

“娶。”他答。

 

“说起来,你访谈做的好好的,把我弄过来干嘛?”叶修走在去直播间的路上。

“他们说想做期双人采访。”韩文清答。

叶修突然贼兮兮的回头。

“我有个想法。”她笑眯眯的。

韩文清瞪她:“你想在这里宣布了?”

“挺好呀?”

“不好,下次来个正式的。”

 

 

职业群里正在清点人数,确定参加的就有几十人,张新杰倒也毫不在意,说人数没有上限。

 

夜雨声烦:我去不愧是联盟第一高工资...排场太大了,太牛了我以后结婚也要这么有场面...

百花缭乱:谁能受得了你这话唠你就快点和谁结婚吧,过这村没这店了

夜雨声烦:怎么没有怎么没有怎么没有!那只是你没有发现而已!暗恋我的人多了去了!这次我就去接捧花去看谁能抢的过我!

王不留行:说起来,伴郎和伴娘确定了吗?

沐雨橙风:伴娘是我,伴郎是张副^^

石不转:刚刚进行了商讨,喻队愿意承担主婚人的任务。

索克萨尔:应该的。

百花缭乱:...你们什么时候商讨的,还能不能带我们玩了。

海无量:哦,那不还有个证婚人吗?这个谁来啊?

沐雨橙风:不知道你们还记不记得以前嘉世的副队长吴雪峰。

沐雨橙风:他知道叶修要结婚,专门从美国赶回来了~

沐雨橙风:证婚人就是他啦

百花缭乱:.....我有种不好的预感。

再睡一夏:...我也是。

 

TBC


*[祈福]就是那根小蜡烛!(

 

 


  518 60
评论(60)
热度(518)

© 老韩你快冲他乐一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