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韩你快冲他乐一个

爱韩叶爱生命
凹凸小号:http://shinngurenn.lofter.com/

 

[韩叶/单方性转]三次蓝河遇见韩文清和他女朋友,第四次他想明白了。

*我是性转小斗士(
*叶修单方性转注意
*算是良辰吉日的他人视角小番外,像标题说的那样没准一共有四次,也可以独立成单章,用蓝河视角没什么特别意思突然就觉得很合适而已…(。

注意!蓝河性格捏造,没有恶意,如有冒犯请见谅。轻轻轻轻轻微喻黄,其实我觉得根本就没有(。


……………………………………………………………………………………………
|第一次|

蓝河同志最喜欢的职业选手是蓝雨的黄少天,虽然剑圣有点吵,但不耽误他继续做一个脑残粉。他的家里堆满了剑圣各个批次的周边和手办,剑 与诅咒的套装也全没落下,许许多多,堆满了不大的屋子。
梁易春慕名来参观时表情一直都不太对,他看着蓝河双眼放光地向他介绍好不容易拍到的绝版剑与诅咒手办,有点儿不想跟他说话。
“小蓝你知道吗,我上次看到一人举着同样的手办和你一个表情。”
蓝河开心:“真的呀?这才是真爱啊!是谁啊我认识不认识?”
梁易春沉吟。
手办刚发售时,蓝溪阁里几个女成员疯了一样在群里啊啊啊啊啊啊啊地刷屏,并将手办摆成各种姿势上传分享,以大春为首的几个宅男眼睁睁的看着战队的正副队长被妹子脑补成这样那样,心累的一句话都不想说。
那时候那几个妹子凑在一起摧残手办时,就差不多是蓝河这个表情。
梁易春抬起头深深地看了蓝河一眼。
蓝河没发现,兴冲冲地给剑圣换了把冰雨。
回去后梁易春给蓝溪阁那几个妹子私信说他发现了一个战友,妹子们很高兴,梁易春讨好了美女们,也很高兴。

不知不觉被卖了蓝河也很高兴。
送走大春后蓝河在手办的围绕下躺在床上,心里冒满了粉红色的泡泡,明天又有新手办发布,销售点还离他家很近。蓝河的目光扫视着术士的黑袍和剑客的银甲,余光突然闪过一抹扎眼的鲜红。他细细一看,被蓝雨色包围的手办里,一叶之秋鲜红的战袍露出了一角。
其实蓝河不光买了蓝雨的所有周边,全明星的手办他也几乎每个都有,大春管这叫仓鼠强迫症,蓝河觉得名字太可爱了不太适合他,他这应该叫习惯性作死。天知道正版的手办该有多贵,更勿论全明星角色,每入一个新手办,蓝河都要吃半个月的馒头夹豆腐乳。
没办法,根本停不下来。

那个角落里的一叶之秋也是稀有的限量版,那是第四赛季,嘉世前脚刚被霸图斩落马下,联盟居然就后脚出了款纪念版保存下了这历史一刻,大家边大喊着丧da心kuai病ren狂xin边把那套纪念版一扫而空,联盟上下洋溢着狂欢的气氛。
为表现喜闻乐见的基调,一叶之秋的猎猎红袍被大漠孤烟的拳风扬起,残破不堪。一叶之秋手扶残垣支撑身体,对面大漠孤烟的烈焰红拳已杀到他的下颚。构图充满张力,角度奇巧,恰到好处地表现出一叶之秋的落魄与大漠孤烟即将胜利的气势,不仅极具观赏价值,还使人身心舒畅,据说当时所有战队都从联盟黑了一个摆到练习室里,被叶秋烦的狠了就拿出来看一看。
蓝河当时也是抱着这样的心情买下的,嘉世叶秋作为全联盟的仇恨中心,不仅在霸图人人得而诛之,在蓝雨粉心中仇恨也是一等一的高,那时微草还没有和蓝雨结下不解之仇,两家工会没事儿就凑在一块,把叶秋从天上裱到地下,从脏心黑到外貌,一解抢boss之恨。

大家都没见过叶秋,但他长什么样一点儿不耽误大家黑他,笑话,帅能帅过那个轮回的周泽楷?酷能酷的过霸图的韩文清?就连特色都比不上微草的王杰希和我们蓝雨的喻队黄少,你长什么样都一样黑你。

如果是女选手…
蓝河自己打了一下脸,制止了自己可怕的脑洞。
他从床上爬起,把那套手办从角落里扒出来吹了吹灰,明天也有霸图嘉世的限量版啊…蓝河心里算了算自己的工资卡,狠狠地闭眼。
当买买买这个口号叫不出的时候,就只好选择真爱了,蓝河悲痛地想。

此时正是夏休期,在有大战队的几个城市到处走走没准都能碰见偶像出门吃面,听说前几赛季还有人亲眼看到蓝雨魏队带着两个小鬼坐在街角撸串。
蓝河蹬着一辆很酷的变速自行车,在空无一人的街道上全速前进,太阳还没升起来,g市的清晨有股潮湿的暖意。 他倒没指望在凌晨五点能遇到什么黄少天喻文州,只希望能抢在前五十买到特别版,再回去吃碗馄饨,再回家做一个幸福的宅男舔舔新手办。

荣耀官方店的门口已经排起长龙,蓝河匆匆停了车,看着将将四五十人的队伍,急忙把自己塞进人群里。
队伍大多数都是女孩子,也不乏陪女朋友排队的爷们儿,蓝河一个人站在队伍里,默默地在心里给自己点了根蜡烛。
有个伴儿真好,他不无嫉妒地看着自己前面的一男一女,男的身形高大,背挺的笔直,穿了件简单的外衣,旁边的女孩儿晃晃悠悠地叼着根吸管喝牛奶,不时就要抬头跟男的耳语两句。
现在刚刚凌晨五点半,离营业时间还差好几小时,蓝河看着前面那对儿情侣没个完的小动作和悄悄话觉得眼睛都快瞎了,他拿出手机打算把提前准备好的电影看完,耳朵却捕捉到前面女孩儿冒出的一句话:
“…那时候确实冒进了,谁知道季冷在那里等着,如果不是…也不会让大漠孤烟抓到机会。”
前面的男人好像冷笑了一声,但也没反驳,于是女孩儿继续凑在他旁边嘟囔。
蓝河不甚清楚地听了一会儿,这女孩儿大概是个荣耀高手,把总决赛总结的十分清楚,观点也特别,旁边儿男的时不时插进去的几句话也极为到位,在蓝河眼里简直有职业选手的水准。
他默不作声地悄悄站近了点。
谈话还在继续,但那对情侣好像起了点儿争执,在队伍的站位安排上吵了起来,女孩儿声音仍然不高,但肢体动作明显激烈了些,拿着牛奶的那只手一晃一晃的。
女孩儿侧过身子和男人说话,他们身高差得有点多,女孩儿只能用手扶着男人胳膊勉强掂着脚,男人也没弯腰,直愣愣的站着,任凭女孩把他的外套扯来扯去,把嘴凑近他的耳朵。
说了没两三句,两人似乎又意见不合了,男人说了句什么话,女孩儿眉毛一拧,拿着牛奶的那只手狠狠地握紧了一下。
蓝河还在后面试图听清楚他们要怎么继续分析决赛,余光只看见下方一道白色的水柱扑面而来,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液体糊了一脸。
“卧槽!?”蓝河往后退了两步,牛奶流进了眼睛,沿着下巴滴到衬衫里,他又一抖。
“哎哟,真对不起啊你没事儿吧。”上方传来女孩儿的声音,轻飘飘的。
你说话就不能加个感叹号让我感受到你的些许愧疚吗!蓝河边蹲在地上边揉眼睛边在心里吐槽,模糊的视线中突然出现了一只纤细的手。
他下意识地握住,让它扶着自己站了起来。
视线仍然有点儿模糊不清,他看见自己面前女孩儿细细的轮廓,埋怨的话也难以说出口了,到底是个女孩子,怎么能难为她,人家还带着男朋友呢。
“没事儿,没事儿。”蓝河摆手,听到女孩儿跟身边的男人抱怨的声音:
“都是你的错老韩,要不是你说什么一叶…反正你的错,瞎说话,害得我手滑。”
蓝河的眼睛已经舒服了些,他听到旁边的男人“哼”了一声,接着低沉的嗓音响起:
“回去再跟你算账。”
又转向了蓝河的方向:“抱歉,真是不好意思。”
蓝河那声音被冷的一抖,这句道歉怎么听怎么像威胁,他睁开双眼看向男人,先是被吓了一跳,又是一愣。
男人面无表情,五官线条深刻,看起来甚至有些凶狠,英挺的眉毛挑起,眼光斜瞥着他。
这这这,怎么看怎么像韩文清啊?!刚才那姑娘叫他什么来着?老…老韩?
蓝河颤巍巍地指向男人,手举起一半儿又吓得放下。
“韩…队?”
男人不置可否的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旁边的女孩儿又笑出声来,用肩膀撞了男人一下。
“韩队,被粉丝看见大早晨的排队买周边感觉怎么样?”韩文清瞪她,呼了一把她后脑勺。
蓝河心有余悸地看向女孩儿的方向。
女孩五官清秀,皮肤素白,黑色的直发拢在耳后。身高不高,连后背都有些微弯,却因为过于纤细给人高挑的错觉,刚刚拉他起来的那只手十分柔软,却又不同于其他女孩儿的小巧与似若无骨,突出的骨节颇有些清峻的气势。
在蓝河的印象中,联盟没有哪个女选手的长相是这样的,但是她对荣耀如此了解,又一副和韩文清很亲密的样子…
…女朋友?
蓝河觉得自己发现了什么惊天秘密,他没敢问,总觉得问出来可能会被韩文清灭口。他狗腿地一笑说了句不打扰了,插上耳机低头装尸体。
期间前面两个人的迷之动作他只当没看见,憋的耳尖通红。

营业时间终于到了,蓝河跟着人流缓缓移动,看着特别版一个一个的减少,心如刀割。
等轮到韩文清和女孩儿时,剑与诅咒的特别版只剩下一个。
蓝河眼睁睁地看着韩文清拿起最后一个特别版,在内心绝望的悲鸣了一声——
女孩儿和韩文清转头看他。
“你叫出来了。”女孩儿笑的有点儿怪,蓝河连忙捂嘴,总感觉自己被嘲讽了。
这时韩文清已经提起了两份手办准备走人,唯独把刚刚拿起的最后一个特别版又放了回去。
女孩儿拍了拍蓝河的肩:
“你居然是蓝雨粉,这样,我们把最后一份留给你,你就当没看到过我们好不好?”
蓝河没怎么听清楚她说话,他看着面前特别版的剑与诅咒,只想抱住女孩儿么么哒几下,刚转头就看见韩文清的目光,又悄悄缩了回去怂怂的挥手,两人便转身离开了。

满目春光地提着特别版回家,蓝河基本已经忘了自己遇到过的大八卦,他360度无死角地把手办猛拍了一通,迫不及待地传了好友圈,并@春易老共同欣赏。
没过多久,下面就多了好几条评论:
xx:小蓝你果然是自己人!!!
yy:居然买到了特别版!真爱!!
zz:求摆最近超流行的aa体位!
……

晚上蓝河打开朋友圈,看到了一排看不懂的评论,有点儿迷茫。
不过他还是挺开心的。




|韩文清side|:
“哦这就是宿敌特别版啊,啧啧,什么造型,嫌弃。”
叶修摆弄着大漠孤烟的两只手臂,那双手臂依然牢牢夹在一叶之秋的腰侧。
一叶之秋以坐姿骑跨在大漠孤烟身上,却邪横在大漠孤烟的脖颈,而腰被牢牢制住,战袍斜翻在身侧。
叶修总觉着这姿势哪里不对,那边儿韩文清已经把剑与诅咒拧出了一个无法直视的体位。

叶修:“……”
叶修:“老韩你想干什么。”
韩文清没搭理,用手机拍了张照发微信。
“苏沐橙让你先把这个摆个姿势给她过过眼瘾。”
叶修把宿敌组合往旁边儿一扔,扑上韩文清后背。
“好不容易我们两个来度假却要起大早去给沐橙排队,你生不生气?”
韩文清冷哼一声,抬手揉了揉她脑袋。
“她叫我一天姐夫我就要办一天事。”
叶修:“……”


|蓝河后记|:
后来的一天,黄少天和喻文州来工会帮忙,蓝河没忍住,把韩文清女朋友的事儿兜了出去。
耳机对面儿一阵沉默,随后喻文州的声音响起,让蓝河形容女孩儿的长相。
听完描述后,连黄少天都好久没有说话,只说了声“我靠”。
之后他们告诉蓝河组织不会忘记他的贡献,一定给他多发鸡腿。
蓝河不明觉厉。

………………………………………………………………………………
tbc.
  667 46
评论(46)
热度(667)

© 老韩你快冲他乐一个 | Powered by LOFTER